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利害(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若说孟云娴在荣安侯府的境况是水深火热, 那么淳王府这一头,就是暗潮涌动了。

    淳王这两日有点头疼。

    原本五殿下回朝该置于谁的宫中教养这个问题, 曾经掀起过好一阵争议, 最后以太后年事已高, 皇后心力不济为由, 放在了膝下无子的贵妃宫中, 加上镇国公府的安排,倒也没有人再争辩什么。

    可没想到这五殿下在宫里呆了没几日就被送到了淳王府,以小主为名,回宫时日遥遥无期。

    淳王当年为皇帝受重伤, 当属一等功臣, 无奈功臣也怕是非。如今的他别无他愿,只想两个女儿能找到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也不枉他多年的培养与爱护。

    可五皇子居于王府, 渐渐地让淳王嗅到了是非的味道。

    要说皇子这样小住并非什么于礼不和的大事,要找理由能找许多, 可是同样是与同宗姊妹学习,五殿下为何不找同样优秀的昇平,偏偏每日都找昇阳呢?

    再观昇阳态度, 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厌恶极了。

    淳王心中疑惑,所以才以棋局相邀探探虚实,结果从这棋局上,可探出了太多东西。

    对弈最能显人心。

    这位五殿下, 沉稳,冷静,步步为营,出招即杀招,启局前还是谦逊有礼声称不敢与皇叔对弈的后辈,落子时便成了精于计算杀意尽显的利刃。

    淳王根本不需要去多方打听这位五殿下学识深浅,在宫中的表现好坏。

    能有这样一副性子的人,绝不会一事无成。

    淳王隐隐猜测,当年所谓的“驱逐”可能根本是个幌子,皇上是将人安置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处处以皇子该有的德行来教导,如今做出一副初归模样,是迷惑人心,让那些心生歹意的人掉以轻心,不将他当回事。

    这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他既然深藏功与名,又是为了什么,在棋局上忽然就不藏了?

    最坏的结果无非是他心里有了一些想法,试探敌我。

    这就更麻烦了……

    你试探本王干什么呀?

    由此,淳王决定找昇阳谈一谈这件事情。

    这段日子,对昇阳来说是个极其容易减寿的日子,为了将这烫手的山芋扔出去,她选了不少适合周明隽的姑娘,无论身家地位样貌人品,都是比着他的段位来的,没想这个法子险些让她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好友关系分崩离析。

    尚书府千金王姒擅丹青,以赏画为名携了自己的新作来府小聚,结果这个周明隽真的一本正经开始点评人家的画,平日里分明见他瞥都不瞥字画,点评起来竟然头头是道,从笔法到用色到画风到韵味,夸得都是那些可有可无的,贬得却是针针见血扯皮拉筋,这也就算了,字里行间,他非得拉着昇阳做一番对比,活生生将昇阳县主和王小姐比出了云泥之别!

    若非修养撑着,王家小姐差点就抱起画哭着离开王府。

    昇阳觉得自己小看了他,这货平时闷不吭声,却是个腹内有货的,所以她抹去了所有带有炫耀个人技艺的可能,决定来点走心的。

    这个季节,她府上的梅花开的格外的好,便邀了平南将军府嫡出千金秦欣茹。

    秦欣茹出自武将世家,性子爽朗不拘小节,不像王姒那么敏感,但也不失女儿家的温柔小意。将人请来了,秦欣茹对周明隽那厮身上透着的忧郁王子的气质一见钟情,得知他早年孤苦,更是母爱泛滥的与他说起自己早年遂父兄前往边境的苦日子。

    秦欣茹说的情动万分,就为了让周明隽明白人过得苦并不是什么自卑的事情,只要做的事情是有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庶女的品格》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