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云嫦(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正如孟光朝所言,郑氏进侯府之前,是他同窗好友的未婚妻,因为一份坚贞,郑氏以陈晟遗孀自居,勤勤恳恳的照顾孤母王氏,然后才跟着王氏一起被接到侯府里来。

    云娴口口声声说郑氏心中放不下的是一生最珍贵的情意,加上孟光朝的万般笃定,那她姑且猜测郑氏心中的那个人是陈晟。所以与侯爷那一段,就该是假情假意。

    可是当年郑氏进门,人前人后都做出一副对侯爷情根深种的样子,此为一矛盾。

    进门是用了手段的,可她明知道当时侯爷与她并无深厚情谊,她田娇身为主母,地位不知道比她高出多少,为何不继续步步经营,反倒处处闹事,导致带孕被赶出侯府?如果说是为了谋出路,挣一个身份,为什么要胡搅蛮缠,让全侯府上下都憎恨她,甚至让孟光朝亲自把她赶出去?这又是一矛盾。

    再往回,郑氏抛弃陈晟搭上了侯爷,便算不得坚贞之人,可孟云娴口中那个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也不为所动的郑氏,又是从何而来?她那份坚贞,又是为了谁守?这又是一矛盾。

    为何回府令下,一个顽强活命十几年的女人,就这么痛快的了结自己?

    云娴口中的郑氏到死都带着执念和恨,这样的她,难以想象会因为当年害她小产而生出什么愧疚,那么云娴回府,她无颜面回府以死谢罪的说法就说不通。

    郑氏即便活的这样辛苦也要带着云娴,足见在乎,而郑氏也很清楚她这个主母当年怀着第一个孩子时的心情。

    那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啊,她爱到心窝里,护到骨子里,小心翼翼,唯恐自己哪里做的不当叫她生下来有什么闪失。

    郑氏全都明白,所以也该知道,她有多恨郑氏闹出来的那些风波,让她心力交瘁气血两亏,诞下了死胎。

    有这样的仇恨,她难道不怕云娴回府遭到什么报复么?

    说不通,很多地方都说不通。

    思来想去,一个突如其来又毫无根据的念头在脑子里面滋生——

    郑氏难道在谋划着什么?

    若真是,那她的谋划……可有成功?

    这些疑问的关键点,会不会都在云娴那个孩子的身上?

    ……

    夜色沁凉,田氏站在小佛堂前,看着被供奉的那个牌位。

    田氏卸下了所有的情绪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它,一看就是半个时辰。孟光朝沐浴后没看到人,便找过来了,一声叹息后,回去拿来一件披风,一言不发的给她披上,陪着坐下来。

    当时孩子生下来没了气息,稳婆们都吓坏了,抱着孩子去了外厅,唯恐被她发现,最后遮掩不住了,才把孩子抱回来。

    她才刚刚生产完,累到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也是像今日这样呆呆地模样,抱着襁褓中的孩子。

    她认真的开始研究怎么让孩子哭出来,她笑着对所有人说,只要她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没事了,所以她抖着手去打孩子的屁股,一声一声,孩子始终没哭,她却哭的停不下来了。

    孟光朝处置了当时所有办事不利的奴才,一心想要安慰她鼓励她,可是都失败了。

    他抱走尸体,她像是疯了一样撕扯着要拿回来,从来都温顺活泼的她,犹如一个鬼魅一样指着他怒斥——

    “你是她的生父,可是你每日忙于朝政,上朝上值,为国为民,你对她所有的熟悉,无非床笫之间的一番逗乐,听她一个回应,一个动作,撑起我一小片肚皮,到此为止。”

    “可是我不一样。”

    “我的骨血与她连在一起,她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为了她,我忍下了所有的不适;怕我的病会过给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庶女的品格》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