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 18 章(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因听到了祁风的名字,楚娆回到房内还是兴致阑珊的模样,云珠扶着她一路也没猜到发生了什么,只得先去膳房吩咐厨子做碗参茶压压惊。

    绣桌前是云珠绣了一半的鸳鸯枕帕,楚娆盯着它半发着呆。

    前世的事就像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好半天都缓不过来,明知道现在的祁风至少还没对她起歹心,甚至都没见过她,可还是害怕。

    一直到云珠从膳房过来,楚娆才说服自己,若是老天爷这么不想教她活,怎么会再给她机会呢,况且现在祁苏都还好好活着,祁风更没胆子做些什么,她可不能这般矫情。

    “小姐,这是膳房新熬的三宝汤,听说是料子皆从云州运过来的呢。”

    “嗯。”楚娆接过瓷碗喝了几口,随后抚向胸口,摸了半天,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又起身一蹦一跳地跑到床头翻找。

    “小姐,您在找什么?您脚崴到了,可不要再乱动,奴婢来替您寻。”云珠上前扶过楚娆,忍不住出声道。

    “我在找一张纸。”写着七出之条的那张纸条,上面可还有她的想法和笔迹呢。她怕被人发现才随身带着,现在怎么找不到了。

    “什么纸啊,会不会今天在山脚上掉了?”

    “也有可能,”楚娆忖了忖停下手,跳到桌边坐下,“罢了不用找了,可能真的掉在山腰也说不定。”

    “小姐,您最近思虑太多了,再喝一点药汤。”

    “唔...云珠,关于休书——”既然已经从寺里回到了祁宅,休书当然又提上了议程。

    云珠闻言皱眉,“小姐....怎么好端端的,您又提起此事了,姑爷对您不是很好嘛,还带着去看桃花,还抱着您下山,陌生路人的话做不得准的!”

    云珠自小和楚娆一起长大,有时候说话比下人多几分自由和主见,楚娆也明白,新婚被休哪是什么好名声,她知道云珠是为她好。

    先前和云珠说,是想找她帮忙,现在看来,云珠不说出去都算是不错了。

    “没什么,云珠,我倦了,你打盆水来,我想梳洗一下。”

    云珠说完也有几分后悔,幸好楚娆没怪罪她,她虽然有私心,但心里也是实打实地希望小姐能过得好,再嫁哪能嫁的比现在好。

    “是,那奴婢先下去了。”

    楚娆看着云珠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回到内室的蝶几上拿起一支笔,在腾好的宣纸上写了‘窃盗’二字。

    她不想离开爹娘亲人,不想离开云珠和去边关从军的表哥,连惯来可恶捉弄她的哥哥楚绥,她都不舍得,她只是想平平淡淡地活下去,所以这次是真的要下定决心了。

    前些日子趁着空闲,她已经想的清楚,刨去七出之条里做不了的,剩下的无非是妒去,多言,窃盗,现在看来,最‘实用’的就是窃盗。

    祁家虽只是商贾,但守卫齐全,真偷东西自然是难,但若借着身份溜进祁苏住的三进宅里,让他‘恰好’看到她偷东西,那可就简单多了。

    素日,祁苏呆在居室时辰较多,她根本溜不进去,不溜进去,怎么做一场被抓到当场的戏。想来想去也只有书房是他时而才去的,她只消提前进去,再被抓个现行就好了。

    可是祁苏一般何时去书房呢,她以前还从未注意过,看来,还是得喊四九过来问一问。

    ***

    四九平日只服侍祁苏一个,论他得空的时候,当然是祁苏想独处之时。

    楚娆午前派人去唤了四九,是以午膳之后,趁着祁苏午憩,四九便笑呵呵地跑到了后院的偏堂,手上还拎着一扎纸包。

    偏堂的红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夫君你可不能死!》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