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 2 章(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景元十二年三月,初春,天气晴暖,万物复苏。

    祁家的三进内宅,一个白衣男子端坐于凉亭棋盘之前,他并未束髻,墨发披散在身后,鬓边两绺散发斜切出瘦削精致的下颚弧线。

    那容色稍有病气却不掩俊美无暇,墨眉如羽,鼻梁挺秀,瑰色的唇薄而饱满,周身气质高冷出尘,不似凡间俗色。

    他低垂着眼睑,层叠着的以细银线镶边的月牙色袖袍下,伸出的手指节修长,温润却不失棱角,琥珀色的双眸映着两指之间的那枚玉色棋子,一丝杂色都无。

    “公子,公子!”祁家二房家奴四九急冲冲地赶来,清秀的小脸上满满是焦色。

    白衣公子手势未停,于剔透玉质的棋盘上落下一子,闻声却没有抬头,“何事。”

    昨日才下过雨,四九方才奔跑的急了,长衫沾了一些泥点子,看着自家白衣翩跹的公子不敢上前太近,只得站在飞檐流角下回禀,“公子,楚家传信来,说是楚家小姐不知怎的掉进了院中池塘。”

    “好在救得及时,应该无碍,可现在还晕躺着呢,三日后就是公子和楚家小姐成婚之日,小的就怕赶不及大喜.....”

    “咳—咳—”

    恰巧一阵凉风吹过,祁苏以拳抵口轻咳了几声,四九连忙挪位站在了风口处替他遮挡,“才至初春,公子可要加一件披氅?”

    “不必了。”祁苏拂起袖袍,抬眼看向四九,眸色未染丝毫情绪,声音清冽疏离,“库房的红参,送去楚家。”

    “....是。”四九欲言又止,不过他毕竟跟着祁苏许多年,心中虽有担忧,但见公子神色未变,也就心定了下来。

    “对了公子,送几支红参去啊?”四九挠头询道。

    库房里的红参皆是从云州挑选来给公子补身用的,支支都在百年以上,昂贵的很,他可不敢自己拿主意。

    “尽数。”

    ***

    楚娆昏昏沉沉地躺着,后脑袭来一阵一阵的钝痛,让她不住地蹙起眉头。

    这难受太过真实,就好像,她还活着一般。原来死是这番模样,不止有无边的黑暗,还有痛楚。

    “云珠,你看娆儿的手是不是动了动...”

    “是啊,夫人,小姐刚才是动了,小姐她醒了呀!”

    楚娆忽尔听到二人的声音,沉寂的心蓦地一惊。她挣扎着睁开眼,视线所及的竟是她最熟悉不过的藕色牡丹纹纱帐,这里是...

    未来得及细想,下一刻,她已经被搂进了一个柔软温热的怀抱。

    “娆儿你终于是醒了。”楚夫人抹着眼泪,看着怀里女儿半楞着的憔悴神色心疼不已,“你可吓死娘亲了,以后不许再一个人沐浴,要云珠陪着才行。”

    “都多大的人了,哪还能在浴桶里呛着水,万一传出去还不是被人笑话。”

    楚夫人絮絮叨叨说得不停,楚娆被她一提醒,却是想起了这件事,她记得这情景,未出嫁前月余的一日,她在净室沐浴,被热汤的水汽蒸晕了过去,滑进浴桶。

    要不是云珠守在门外唤她没应,进门来看她,她差点就溺死了。不过那次她是先失了知觉,因此倒是不记得呛水的难受,只是醒来头疼不已,就如同现在这样....

    楚娆心头一凛,余光看向床边的楠木镜台,雕纹铜镜映出的床上女子面容显得有些苍白,可眼角眉梢却藏着艳色。最明显的,是发髻那垂鬟分肖,俨然是还未出阁的姑娘。

    这个人明明就是她,却又不是她,而是半年前的她!

    楚娆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猜想,须臾过后是无法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夫君你可不能死!》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