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33章 连中六元(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丹墀御道上传制官高声宣读:“某年四月十五日,策试天下贡士, 第一甲赐进士及第, 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第一甲第一名谢尚!”

    谢尚逞一时之性穿了红,自站到午门后就后了悔。

    不说跟他站一处的贡士都是深蓝浅蓝柳青, 他站在其中特别醒目外但看到广场前的官员多是青绿官袍, 红袍就跟这时节他爹搁城外由庄子改建的花园里的红花一样特别稀罕, 谢尚终于感到了不妥——朝廷只四品以上官员的官服才用绯色, 而京师官职普遍较低,他穿一身红有些太过张扬。

    一甲, 即便状元授官也只是翰林院从六品修撰,保不准他将来的上级现正穿着青、绿色的官袍在人群里腹诽他狂妄不羁。

    还没授官就先得上官同僚厌弃, 实为不智。

    这话先前谢子安都跟谢尚提过,但当时谢尚完全听不进去。现在事已至此悔也没用,谢尚只得硬着头皮继续维持人前状元舍我其谁的自信人设。

    直等跟着鸿胪寺的司仪官进了宫, 离了午门广场和一群官,谢尚方才舒了一口气, 心说可算是暂时离了那群人了!

    结果真站到丹墀下, 谢尚不免又纠结他穿的这身红会不会触怒弘德帝, 让自己到手的状元就此飞了。

    谢尚想着自己的心思,这第一声竟然就没反应过来:那谢尚是在叫他!

    不过一甲要喊三声。于是传制官又叫:“第一甲第一名谢尚!”

    文明山自第一声听见叫的是谢尚,心里叹息:他终还是没比过谢尚!

    文明山看传制官都叫第二声了谢尚还没反应心说不是乐傻了吧?

    想着刚刚鸿胪寺司仪说这都是常有的事,让周围人相互提醒,文明山便拉了拉手边谢尚的袍角, 低声提醒道:“御道出列!”

    至此谢尚方才恍然——传制官现叫的“谢尚”就是自己,他的状元还在!

    谢尚心愿得偿,脑子立刻恢复清明。谢尚按刚刚司仪官教导的站起身躬身急走去御道边跪了往金銮殿方向行五拜三磕礼……

    弘德帝御座瞧见,心说傻小子!

    御座旁站着的李顺则有些得意——他就知道谢尚和文明山有交情!

    太子刘厚基今年二十三岁,是弘德帝的嫡长子,为元配先皇后张氏所出。

    作为太子刘厚基日常在东宫读书,非朝廷大典不露面。

    传胪礼是朝廷大礼,故而刘厚基今儿也在金銮殿站着。

    刘厚基早知道谢尚,甚至还想跟他爹讨谢尚——一天到晚的跟一群白胡子老头读书,刘厚基早想有个同龄人说话了。

    今儿一来刘厚基看谢尚一枝独秀地穿了身红就更喜欢了——不愧是谢尚,刘厚基心说:果然比其他人都有趣!

    由此刘厚基越加坚定了把谢尚弄到他东宫来的决心。

    现刘厚基看到他爹点谢尚状元,知道谢尚必入翰林院,目光不禁转向了翰林院掌院周文方,心说下回出阁讲书的时候,他得生个法子跟周师傅提提……

    周文方捋着山羊胡正打量自己的新下属谢尚。

    对于谢尚的学问气度周文方都挺满意,但对于今儿谢尚新郎官一般的打扮却委实有些看不惯,心说谢尚这脾性可有些乖张啊——先一本可开宗立派的《四书文理纲要》偏要给加个媳妇名字,今儿传胪礼又作这身打扮。

    现他爹就在身边都还这样,等两天这谢子安放了外任,这谢尚还不得上天?

    心血来潮搁书里又加上媳妇的名字,到时御史台就该参他御下不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穿越之细水长流》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