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三十三(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三十三.

    在邮轮上等待的,和章决住在一起的三天,陈泊桥罕有地觉得不安稳。

    并非因回亚联盟后要面对的未知危境而恐慌,也不是为渐渐临近的将被逮捕的午夜焦虑,

    他很清楚,他和裴述的决定是正确的,章决随游轮的行驶回到北美,回新独立国等他,而他自己早已准备好接受所有可能的后果。

    但他仍然持续地感到一种不算很剧烈却难以阻断的放不下。

    父亲在世时,不像继母一样热衷帮助陈泊桥组成家庭,他对陈泊桥的未来伴侣只有两个要求,一是来自亚联盟,二是有生育意愿的Omega。

    当时陈泊桥觉得父亲的要求约等于零,答应得轻松自在,现在才知晓世事无常,父亲已经不在了,而章决也不是来自亚联盟的Omega。

    陈泊桥想,如果十几岁时,自己真的和章决恋爱,陈兆言也许会像知悉他参军的消息时一般震怒,不过如若见到章决,父亲可能又会改变想法。

    因为章决是很讨长辈喜欢的那种人,脾气好,有教养,耐心温顺,听话懂事,履历清白。

    章决面对陈泊桥时时常有一种朴拙的天真,很难学会向陈泊桥伸手,总是暗自害羞或者沮丧,但永远不怕等待,不怕忍受痛苦。

    章决刚把陈泊桥从押送车上带到泰独立国那几天,陈泊桥觉得章决对自己的态度很有意思。

    像个执着于在水里捞倒影的人,他明明清楚陈泊桥站在岸上,仍旧低头慢腾腾地舀水,舀空一口又一口的井,做无谓的事虚耗光阴,不肯露出哪怕零星的疲态。

    在游轮靠近亚联盟海域的那天下午,章决睡了一个多小时的午觉。

    他穿着陈泊桥的衣服,侧躺着,腰上盖着被子,浑身透着性的暗示,像一块浸得发胀的海绵,从皮肉深处散发出属于陈泊桥的信息素气味。

    三点钟,陈泊桥翻阅裴述托崔成泽带给他的文件的声音把他弄醒了。章决看了床头的电子钟,坐起来,定定地看着陈泊桥。

    陈泊桥问他:“我吵醒你了吗?”

    章决摇了头。

    “你几点走呢,”他拢了拢被褥,用很轻的声音问,“我可不可以陪你过去。”

    他长而软的睫毛缓缓靠到一起,又慢慢分开,每眨一次眼睛,都像发下一句无声的誓愿,在白到刺眼的灯光下,二十度的恒温内舱房间中,简单地令人心动。

    这几天在邮轮上,陈泊桥没像裴述说的那样下楼放松,权当度假,除了上床之外,没陪章决做太多爱侣在一起上时该做的事,此刻便突然有少许愧疚,觉得做的不够好,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补过。

    普通人恋爱时会有的,就算当做哄人的安抚把戏,或者什么节日礼物,这次来不及,下次他愿意带章决也去做。

    陈泊桥放下手里的文件,说“好”,顿了顿,又说:“五点,还要和裴述谈点事。”

    章决“嗯”了一声,把被子揭开,手按着墙,跪坐起身,像是想起来了。

    陈泊桥的上衣被他睡得皱巴巴的,遮过了他三分之一的大腿。

    他照例没有什么表情,跪着往前挪,似乎要下床,但没动几下,他的脸色就忽然变了变。

    “怎么了?”陈泊桥起身,走了几步,过去扶他。

    章决没有说话,微凉的手抓着陈泊桥的胳膊,借力下了床,脚踩到地毯上,鞋都没穿就往浴室走。

    陈泊桥等了一小会儿,把替换衣物给他拿了过去,章决把浴室门稍稍细开一条缝,接过衣物说了谢谢,又在浴室里待了一阵才出来。

    他可能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落大道》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