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八(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八

    陈泊桥睡得很浅,章决一翻身坐起来,陈泊桥就醒了。

    屋子里灰蒙蒙的,章决没开灯,站在床边,背对着陈泊桥换衣服。他垂着头,把T恤从身上拉下来,露出细瘦的脊背,再换上外出穿的上衣,然后俯身拿了平板电脑,跟罚站似的站在床尾看东西。

    陈泊桥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章决非常可能只是因为怕坐下来时床垫一塌,会吵醒自己,所以呆呆站在那里。

    章决看了小半分钟,突然又将平板电脑放到了一边,从矮柜上拿了皮筋,抬起手臂,反着手把夹在领子里的头发拨弄出来,低低地束起后,才拿起平板继续看。黑发垂在章决白皙的颈后,显得柔顺服帖。

    陈泊桥记得章决头发的触感,很柔软,跟章决本人一样,针对陈泊桥无害。

    到泰独立国后,陈泊桥第一次和裴述联络时,裴述评价章决“冥顽不灵”,让陈泊桥离章决远点。

    是不是该离章决远点,陈泊桥自己会考量,但冥顽不灵这个词,他以为裴述用得很对。

    章决身上有种矛盾的气质,既顽固不化,又畏缩不前。他有时可靠,计划缜密,行事谨慎,安排滴水不漏,仿佛将泰独立国地图植入在脑中;有时则傻气,例如看到医院虐待动物的社会新闻,就给宠物医院留那么一大笔预存金,仿佛陈泊桥随手捡的跛脚田园猫是什么纯血种赛级宝贝。

    陈泊桥随意一逗,他就会就露出紧张的表情,像被隐形的手揪住了尾巴的猫科动物,强掩着张皇失措强作镇定,很有意思。

    不过关于章决,陈泊桥认为有一点,裴述说错了。

    即便他们一起参加晚宴,全场最不受欢迎的alpha应该还是裴述——至少宠物医院的闻接待就挺喜欢章决的。

    陈泊桥正回想闻接待给章决发的信息,章决就回头看了一眼。

    发现陈泊桥睁着眼,章决怔了怔,把壁灯打开了,轻声问:“你醒了?”

    “醒了。”陈泊桥坐了起来。

    “是我吵醒你的吗?”章决睁大眼睛,向陈泊桥确认。

    如果陈泊桥实话实说,章决大概又会摆出那张让陈泊桥觉得很好玩的丧气的脸。不过大早上的,陈泊桥觉得还是不必了,便否认:“不是,自然醒。”

    “嗯,我在看新闻。亚联盟的一个重要媒体,昨天深夜放出一份疑点书,”章决说,他把平板递给陈泊桥看,“由接壤国关系研究所的几名专家联合署名发表的。”

    陈泊桥很早就发现,章决愿意拿给他的看的新闻,必须是对陈泊桥绝对有利、不会对他心情造成不良影响的那一类。

    而像上次在旧皮卡车中,陈泊桥听得津津有味的那条国际新闻,章决是听不到一半就必须掐掉的。

    陈泊桥接过平板,粗略读着屏幕上的文字。

    这份疑点书一看就是裴述和顾问们的手笔,文内洋洋洒洒地陈述了陈泊桥此时逃狱的不合理性,由上诉成功的几率说起,再到全联盟声势浩大的要求公布陈泊桥犯罪证据原文件的示威游行的被迫降温,穿插暗示总统自导自演的可能性。

    新闻中写,疑点书发表半小时后,总统府紧急开了发布会,回应了疑点书中的几点内容,宣布三日后,总统会就此事发表公开讲话。

    但众人对总统府的回应并不满意,发布会后,质问的声音愈演愈烈,问总统为何要拖三天才出面,是演讲稿没人写了,还是急着把陈大校转移到更隐秘的地方去云云。

    若不是这主意是陈泊桥本人提的,他自己都快相信他现在被总统囚禁在秘密监狱、等待被处决了。

    “想象力很丰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落大道》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