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一(III-IV)(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一(III).

    临时关押陈泊桥的第五监狱位于密山山腰的深林中,从亚联盟军事法庭再到监狱,大约有四个小时车程,需越过密山峡谷。

    押送队一路畅通无阻,正当行程过半,所有人都放松了少许戒备的那瞬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他们头顶传来,快速前行的重型装甲车随声紧急刹停,制动片的尖啸响彻山谷。

    四人因惯性向前冲去,陈泊桥手还铐着,肩膀在车内钢壁上狠撞了一记,发出一声闷响。

    押送官们反应极快,迅速稳住了身形,年长的军官举起枪,用力顶住陈泊桥的腰:“老实站着!”

    其余二人则端枪背靠着背,作警戒姿势。

    四人神经紧绷地侧耳静听,忽然之间,怪异的树叶攒动声模模糊糊传入车内,又过了几秒种,押送队直升机螺旋桨打在树丛和山石上的尖锐刮擦声,穿透了押送装甲车震颤着的钢板,钻进车内军官与囚犯的耳中。

    “砰砰”的撞击声急速地响着,规律地减缓,如一双扣住囚犯咽喉的粗糙的手,暂时不足以致命,却使人毛骨悚然。

    军官们面色惨白,互相交换眼神。

    陈泊桥并无惧意,只是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简单粗暴的行事风格、不合时宜的解救时机,与他们的原定计划相比,差距大得有些不寻常了。

    直升机一坠毁,四周又静了,车里四人凝神屏息,年长军官刚要开口,车门左侧不知被什么顶住了,车内上下一震,颠簸着向一旁移去。

    装甲车被铲离车道,顶开了山道的隔离护栏,往峡谷方向侧翻,直直下坠。

    陈泊桥身边的军官只来得及骂了句脏话,头就撞到了车顶,冲锋枪险些走火。

    好在刹那失重后,又有什么东西猛地将车头拉了起来,几人同时后仰,重重砸在车尾的钢门上。

    由于位置关系,陈泊桥压在最上面,没受什么伤,只是被枪柄硌得背疼,外加觉得四个Alpha挤作一团彼此靠得太近,气味不大好闻。

    装甲车大约是被直升机吊起来了,像钟摆一样,摇摇摆摆地上升。

    中年军官最先缓了过来,他头顶撞破了,血沿着发际线向下淌。他一言不发地用手抓着铁丝网,勉强地直起身,持枪指住了陈泊桥:“别动。”

    陈泊桥举起了双手,以示清白。

    直升机带着他们飞了很久,中年军官端着冲锋枪的手渐渐不稳,枪口已在左右晃动,对不准角度,便对另一名年轻警员使了个眼色,示意换人,就在打算松手时,装甲车的车身一震,后轮先着地,接着是前轮。

    他们落地了。

    围着陈泊桥的三名军官都没说话,像约好似的,先一齐用枪对准了陈泊桥。一阵令人呼吸艰难的安静过后,车尾的门被打开了,露了一条极细的缝。

    中年军官比了个简单的手势,三名军官一道猫着腰,拿枪顶着陈泊桥的后背,让陈泊桥去开门。

    陈泊桥被枪口顶着往前走了两步,无奈地缓缓推开了防弹门,属于密山的冰冷空气钻进他的鼻间。

    他看见深绿的树木,被风扬起沙的平地,一队全副武装的的雇佣兵,近三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和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下来吧。”章决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泊桥,对他说。

    陈泊桥举着双手,抬脚跨下车,军官们也跟在他身后下来,还来不及反应,三把来自不同方位的消音枪同时开枪,三人倒了下去。陈泊桥不赞许地蹲下身,想去探中年军官的脉搏时,章决出声了:“麻醉剂。”

    陈泊桥识趣地收回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落大道》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