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3章 离别之夜(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祝云璟叫人打了热水来,一桶一桶的热水倒进浴桶里,他立在贺怀翎身前,抬手帮他解开腰带,再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衣衫。

    贺怀翎的喉结上下滚了滚,笑看着他:“没想到竟有一日能得殿下伺候,这回出去就算是有去无回也值得了。”

    祝云璟的手顿住,抬眼瞪向他:“闭嘴,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贺怀翎眼中笑意愈浓,改了口:“好,我不说了。”

    最后一件里衣也脱了下来,望着面前赤条条的贺怀翎,祝云璟的眼神飘忽了一瞬,轻推了推他:“你坐水里去,我帮你擦背。”

    贺怀翎低笑,听话地坐进了浴桶里,心安理得地享受起祝云璟的服侍。

    祝云璟并不懂得怎么伺候人,同样的事情之前只有贺怀翎为他做过,他坐在浴桶旁的矮凳上,捏着布巾,笨拙地帮贺怀翎擦着背,卷起来的袖子很快就被溅湿了,显得狼狈不堪。祝云璟却不在意,专注着手中的活儿,贺怀翎的背上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伤疤,都是那五年在战场上攒下来的,祝云璟小心翼翼地帮他揉擦着,想到贺怀翎这次出去这里或许还会添上新的疤痕,眸色不由地黯了黯。

    “在想什么?”

    贺怀翎趴在浴桶边,笑望着祝云璟被热气蒸腾过愈加颜色昳丽的脸,抬手勾起他垂下来的一缕发丝,轻轻绕了绕。

    “这道伤是怎么来的?”祝云璟的手指戳了戳他左侧肩胛骨下头,那一处颇有些狰狞的伤疤。

    “被人偷袭,想从背后射我心口,射偏了。”贺怀翎语气轻松,不甚在意。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取下那苍戎汗王首级后,往回逃之时。”

    “……你很厉害啊,竟敢单枪匹马闯进敌军阵营取人首级,当真是不怕死。”

    贺怀翎扬了扬眉:“你现在才知道你夫君很厉害吗?”

    “神气。”祝云璟低哼了一声,当初跟自己虚与委蛇装模作样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对方身中数箭,已是强弩之末,敌军兵心涣散、溃不成军,他不过是捡了个便宜而已,如今倒是本性暴露了。

    贺怀翎似也忆起了那日在东宫,他们第一次相谈甚欢的那个午后,莫名地有一些怀念:“这回出征,即便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会再做这么莽撞的事情了。”

    “嗯?”

    贺怀翎轻叹:“从前我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死了便就死了,但现在不一样,我有你和元宝,自然得惜命一些。”

    祝云璟微微愣神,片刻后垂眸嘟哝道:“你知道就好。”

    贺怀翎望着祝云璟,无端地回想起当年第一次随父出征时的心境,那时的自己对战场充满了期许和向往,满腔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壮志豪情,脑子里想的都是建功立业、扬名立万,他也确实做到了,但到如今,他唯一想的,只是给他的爱人和孩子一个安安稳稳没有后患的将来。

    “雀儿,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祝云璟的唇角轻抿了抿,好半晌,才答:“想你做什么?”

    贺怀翎低笑:“你若是心中有我,喜欢我,自然就会想我。”

    “……你怎如此厚颜?”

    “可我心悦你,喜欢你,出门在外定是会十分想念你的。”贺怀翎眸中带笑,说得温柔又随性,仿佛只是随口的一句调笑之语,又像是酝酿了许久发自肺腑的剖白。

    “……在战场上分心是大忌。”祝云璟提醒他。

    “那我就在梦里想你,每晚都想你……”

    祝云璟将手中的布巾扔到他身上,站起了身:“你自己洗吧,我去看看元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