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送礼东宫(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淮安侯世子被出言不逊顶撞皇太子,被割了舌头的事情当日便在京中传了个遍,那淮安侯也不知怎么想的,第二日一大清早就进了宫,跪在东宫门前替自个儿子请罪,祝云璟却半点面子不给,硬是没让人进门。

    王九看了一眼那还跪在门外摇摇欲坠的身影,有些担忧地劝祝云璟:“殿下,这淮安侯据说一贯身子骨不行,他都跪了快一个时辰了,您就让他起来吧,要不传出去也不好听。”

    祝云璟烦躁不已:“是孤让他在这里跪着的吗?他一来孤就叫你们去把他打发走,他自己不肯走倒是赖上孤了?孤看他是故意想要下孤的脸面才是真的!”

    他话音刚落,肚子便是一阵疼,惨白的一张脸上滑下冷汗,只得捂着肚子嘶嘶抽气。

    “殿下您别动气……”王九赶紧扶住他,压低了声音提醒,“仔细您腹中……”

    “闭嘴!”祝云璟更气了。

    又半个时辰后,祝云瑄来给祝云璟请安,进门见祝云璟没精打采地歪在榻里,手里拿着本书看得漫不经心,他走上前去,担忧问道:“太子哥哥你怎么了?病还没好吗?”

    祝云璟摇头:“你怎么来了?不要念书吗?”

    “我刚去给父皇请安,父皇也听说了淮安侯进宫来请罪的事情,让我过来看一眼,劝你见好就收,别闹过头了,淮安侯这三天两头就要请太医的病弱之躯,经不得折腾,太子哥哥你就别这么为难人家了。”

    祝云璟哂笑:“你看现在是孤在为难他,还是他在为难孤?”

    祝云瑄朝窗外望了望,嘴角微撇:“他不肯走?”

    “你能把他弄走?”

    祝云瑄眼珠子转了一圈,把王九叫过来,吩咐他:“去请侯爷回去,就说太子殿下身子不适不见外臣,他若是执意不肯起来,你叫几个力气大的太监上去,把他抬起来,态度恭敬点,别伤着侯爷了,把他抬出宫送回府去。”

    王九连声应下,出了门去,那淮安侯果真不肯走,不多时便上来七八个太监搭了个人肉轿子,强行将之抬了起来,可怜那淮安侯吓了一跳想要骂人又生生憋了回去,一张脸胀得通红。若是在东宫门口喧哗闹事,他有理都变成没理了,于是就这么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地干瞪着眼被太监们抬走了。

    祝云瑄乐不可支,冲祝云璟讨赏:“看到了吧,对付这种无赖就是要用比他更无赖的法子,他不要脸那就不用给他留脸面。”

    祝云璟也乐了,伸手拍了拍祝云瑄的脑袋:“还是你鬼点子多。”

    祝云瑄得意地扬了扬眉:“不过那个淮安侯世子到底怎么得罪太子哥哥了?你把他舌头都割了,真不担心被父皇说啊?”

    “不用担心,”祝云璟不以为然,“昨日父皇就知道了,淮安侯都特地进宫来了,父皇也只让你私下来提醒孤不要做太过,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祝云璟虽然跋扈,但分寸还是有的,他放过了姜演放过了贺怀翎,却大张旗鼓地割了这淮安侯世子的舌头,除了为了出这口恶气,盖因柿子挑软的捏,谁叫这淮安侯夫人淑兰长公主与那齐王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昭阳帝也不待见他们呢,不敲打敲打他们,怕是当真忘了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究竟是谁了吧。

    “那他究竟怎么得罪你了啊?”

    对上祝云瑄满眼的好奇,祝云璟低咳了一声,尴尬道:“就是说了几句浑话,你问那么多干嘛。”

    祝云瑄几乎立马就想明白了,憋着笑意没有说穿:“昨日跟太子哥哥在一起的听说还有定远侯,太子哥哥你特地出宫去会定远侯吗?”

    “没有,正巧碰上了一块喝杯茶而已。”这事昨日昭阳帝传他去问话的时候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