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章 自食其果(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阳春三月,凤凰山上花木扶疏、翠绿遍野。

    祝云璟自车上下来,被庄上管家迎进庄子里,顺口问道:“那人最近可老实了?”

    管家笑着回答:“比之前安分多了,不再镇日里发呆,也肯用膳了,今个晌午的时候还出来到湖边走了走,殿下您放宽心,再过些日子,小的担保他一准更加乖顺。”

    “他都递话请孤过来了,何必要再过些日子。”祝云璟不以为然,他今日来了这里,就没打算再放过许士显。

    而此刻的许士显,却正在房中坐立难安、悲愤交加。

    这几个月他被软禁在此,心中担忧着老师一家的安危不敢轻举妄动,祝云璟只来过那么一次,之后便再不搭理了他,他原也是松了口气,可时日一长,到底忐忑不定,总想着要亲眼见到老师才能安心,这才不得不主动开口求见祝云璟。

    但就在今日,晌午之时因为听闻祝云璟会过来,他心烦意乱之下终于踏出了房门,原想着去湖边透口气,却无意中听到两个庄子上的小厮议论,说他老师景州知府杜庭仲一家十几口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上了断头台!

    许士显不愿相信祝云璟会这般骗他,可细想起来祝云璟这样高高在上的皇太子,说是君无戏言,本就最是反复无常、心思叵测。

    祝云璟推门进来,心绪不宁的许士显立刻站起了身,平日里的风度仪态都顾不得了,焦急问他:“老师他到底在哪里?”

    祝云璟扬了扬眉:“你特地托话求孤过来就是问这个?孤早说过了,你老师和他家人现在很安全,怎么?你是不信孤吗?”

    许士显头一次认真打量起了面前这个少年太子,祝云璟笑得邪肆,神情里的傲慢和不屑一顾丝毫不加掩饰,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在意旁人死活的,自己怎么就如此轻信了他。

    许士显越想心中越沉,他老师,恐怕真的已经凶多吉少了。

    祝云璟行至榻边,王九送茶进来,摆上矮几,一杯搁在祝云璟这边,一杯搁到另一头,退下的时候冲着祝云璟使了个眼色,祝云璟唇角微勾,这一幕恰好落在了一旁的许士显眼里。

    悲愤到极致的许士显却并未失了理智,反倒逐渐冷静了下来,他得想办法离开这里,无论如何,不去外面把真相弄清楚,他始终都不甘心。

    片刻过后,许士显低下头,放缓了声音:“是臣失言了,请殿下勿怪。”

    祝云璟心中得意,这许士显也不过如此,关他三两月,到底还得低头。

    如此一来,他便更不急了,注意到房间另一头的书桌上有摊开的画纸,祝云璟信步走过去,随意翻了翻,俱是许士显所作书画,他倒是没想到许士显还有这个闲心,许士显主动解释:“臣平日里作画练字,是为静心,笔墨不精,上不得大雅之堂,让殿下见笑了。”

    祝云璟哼笑:“怎么会,许翰林可是探花郎,不用妄自菲薄。”

    其实看得出来这些书法画作大多下笔不稳,想是许士显心烦意乱时所作,祝云璟看着反而觉得有趣,当真细细欣赏起来。

    许士显的目光移向矮几上的那两杯茶,又看了眼背对着自己正在翻阅那些画作的祝云璟,心中突突直跳,不再犹豫,一步上前去迅速将茶杯调了个个。

    生平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许士显一手心都是冷汗,他却不得不这么做,虽不知这茶里到底动了什么手脚,单看刚才那公公的眼神,必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很大可能吃下之后便会叫人神志不清,甚至做出什么丑事来,他只能赌一把,靠这个争取点时间。

    许士显站直身时祝云璟堪堪转回身来,并未察觉到许士显的异样,他走回榻边坐下,冲着许士显抬了抬下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