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157 机关重重(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沈冽早已从季盛后面走到最前,赵琙的挑衅他如若未闻,手中小油球灯极稳,照着上下和四壁。

    夏昭衣看了看他,再看向赵琙。

    之前她并不在,不过赵琙现在刻意的咬字,夏昭衣耳朵没聋。

    赵琙冲她弯唇,笑得纯洁无害。

    夏昭衣于是也微笑,说道:“已不是云梁沈郎君了,沈冽如今是晏军统帅,沈郎君,已变成沈将军了。”

    赵琙干笑:“小阿梨,你很中意他呐?”

    “我和沈冽,刎颈之交,堪以生死相托。”夏昭衣说道。

    沈冽脚步微顿,轻轻侧头。

    小油球灯的光淡黄清明,他的轮廓半明半暗,平日生人勿近拒人千里的清冷孤傲因此变得柔和几分。

    “这样吗,”赵琙上前数步,挨近少女,“那我也行,我和你姐姐情投意合,我和你也可以成为莫逆。”

    沈冽忽然寒声道:“你若再玷污夏大娘子的清誉,你的舌头和十指,我便留在此处。“

    赵琙冷笑:“沈冽,我和我的小姨子说话,你这外人便不要……”

    “铮”的一声,沈冽背在身后的长剑忽然出鞘,赵琙压根没看清他如何出手,伴随一道寒光,利刃已至身前,仅差三寸,便可饮血。

    赵琙惊忙后退,脸上的嬉笑消失得无影无踪。

    “世子!”季盛冲来,但不敢妄动。

    “你应当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沈冽冷冷道,“你不仅是赵琙,还是郑北世子,你若出事,郑北必乱。你心里清楚多少人盯着郑北这块沃土,外患深重,内忧繁多,陆明峰和云伯中还有田大姚放了多少嘴巴和眼睛在郑北,你不蠢,应当知晓。”

    赵琙眼眸深敛,凝在沈冽的脸上:“沈冽,你当真敢动我?”

    一只玉润如葱的素手忽然抬起,纤指轻轻捏住沈冽的剑刃。

    夏昭衣看着赵琙:“赵琙,在沈冽心中,你为何自信能重过郭三爷和郭五爷?”

    赵琙面色微白,薄唇紧抿,没有吱声。

    夏昭衣看向沈冽,眸光轻灵闪动,松开手指。

    沈冽的眼睛深到望不见眼底,终究,长剑被他收了回去。

    “无妨的,”夏昭衣清浅一笑,“我姐姐不会在意所谓名声。”

    沈冽唇瓣轻启,最后一字未说。

    他回身继续往前,夏昭衣扯了下千丝碧,赵琙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上前去。

    ·

    越往说的气味。

    路的尽头是一方平坦开阔的空地,空地西边出现数间不规则的暗室,直接于岩壁上凿出。

    其中一间暗室,陈韵棋蹲坐在一个角落里,双手握着一把生锈的短刀,紧紧地盯着暗室门口。

    黑暗如似一双双眼睛,无处不在,注视着她,她也像是融入黑暗,注视着黑暗。

    楚筝靠在她身后不远处,从下来后,她便一直迷迷瞪瞪,陈韵棋探过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如果再不退烧,她很可能会危及到生命。

    “水……”楚筝在昏沉中喃喃。

    陈韵棋回过身去,抬手替她擦汗:“可是这里没水。”

    手腕忽然被楚筝用力抓住。

    楚筝的眼睛在黑暗里凶狠狰狞:“我要水,水!”

    “这里真的没水!”陈韵棋被拧痛,“你不要再出声,等安全后,我去给你找水。”

    “水,水……”楚筝忽然脱力,靠回去喃喃道,“我要水。”

    陈韵棋看向周围黑暗,其实这里未必没水,她们是一路摸黑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