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二六章脊梁(下)(1/6)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有了荀法在这儿,方老也不必做什么,本就才三两个州大的地盘,而且还有一半是荒无人烟的北蛮冰原,有荀法主政务,便足够了。

    甚至,荀法都还有时间和方老厮混,一同泼文洒墨,将前来投靠湛胥的文人墨客都骂了一个遍。

    虽然此举,也让荀法树立了不少的敌人。甚至,还有人认为荀法妒贤嫉能,这才针对他们。

    对于这些说法,荀法压根不在乎,他现在只希望自家夫人能够进入荀家的祖坟,希望湛胥能够早日放过自己。

    湛胥也给他介绍过女人,有才华的,温婉的,甚至就连年方十八的年轻姑娘都介绍给了荀法。但每次相见,荀法都故意丑化自己,拒绝了所有人。

    这些人中,或许有人比荀夫人漂亮,比荀夫人温柔,比荀夫人大方,可在荀法的心里,都不是他的夫人。

    甚至有人主动去照顾荀法,都会被荀法给骂走,在女人的眼中,荀法和传闻中的温文尔雅完全不同,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怪人。

    于是,在这博城之中,便出现了一道奇怪的风景线。

    被世人当做疯子的方老和荀法经常携手同游,畅饮美酒。

    在这北圣朝之中,没被他们两骂过的人,屈指可数。但偏偏,还没人敢对两人做什么,一人是这亳州的太守,相当于如今长安的京兆府府尹大人;另外一人,在长安的时候便是尚书令大人,人称荀令君,如今同样是这北圣朝的丞相。

    地位又高,又会发疯,这两位老哥们顿时成为这博城之中的鬼见愁。

    即便是李忠贤出来为轩辕仁德买点好玩的东西,都得绕着这两位走,生怕被这两位撞见,又挨一顿臭骂。

    挨骂也就罢了,若是其它人骂他,他大可以骂回去,骂不赢还可以动手打回去。可面对这老哥俩,论起骂人来,这二人文采斐然,舌灿生花,他一个秉笔太监,虽然也有些文采,但哪里有资格与儒家大师和法家领军人物相比?论骂,他是骂不赢这二位了;可若是动手,他可不敢。湛胥虽然对方老是放任的姿态,但却把荀法当做了宝贝。

    别说他,就连他家主子轩辕仁德如今都不太想见到这位丞相。

    可偏偏如今他还不得不整日出宫门来给他家主子找乐子,但这博城虽然是州府,毕竟没有长安大。一出门,便十有八九会遇到这二位。

    现在的李忠贤,是越过越憋屈。

    要知道,以前在长安,那可是无数人捧着他。而现在呢?自家主子会被欺负不说,就连他出门,也得躲着这二位。

    他也不可能不出门,毕竟自家主子想要活命,就必须是个纨绔子弟。

    他们主仆二人,现在对自个儿的定位可是很清晰。他们二人是傀儡,而傀儡则不需要太上进。若是傀儡太过于上进,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一面是生死危机,一面是被指着鼻子大骂。孰轻孰重,他自然分得清楚。

    今日,他还得出去替轩辕仁德找两只蛐蛐。

    如今的轩辕仁德,也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麻痹湛胥了。至于他,则是默默的修炼着《天帝玄功》,同时也让李忠贤出去的时候,往外传递消息。

    传递消息自然是为了摆脱这种困局,现在的轩辕仁德想通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别说报仇了,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

    他传递消息,并不是传去长安,也不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他是想以轩辕家的名义,来拉拢一些“义军”。

    所谓“义军”,其实便是趁着天下大乱,打着击杀妖族为口号的反贼。

    但说到底,击杀血妖这些“义军”没有做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