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雅深市市局刑侦支队内。

    唐初在季凛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满脸忧色。

    原本,在昨天晚上发现那个站在沈溪琴房外的长发女生名叫韩安,又恰好是韩扬的亲姐姐之前, 不止是闻冬, 包括唐初甚至季凛, 都没人将关注点放在韩扬身上过,即便他们一直都知道, 韩扬是沈溪名下的学生,且在沈溪被杀害后的第二天早上乘坐过钱书的车, 理论上而言完全有机会将凶器放入钱书车内。

    但是, 他的不在场证明确实非常硬, 既有监控的全程实证, 还有一小段时间内季凛的人证,因此,他怎么看怎么像个单纯失去了自己的导师, 又单纯因为搭便车而在这场谋杀案中打了场酱油的无辜人士。

    然而,昨天晚上的发现, 无疑将之前对他的定位彻底推翻了。

    因为刑事案件中,最忌讳所谓的“巧合”。

    为什么他一个不在场证明如此过硬的无辜人士, 能一次两次,总是如此“巧合”地,卷入沈溪这起案子中?

    他同沈溪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在沈溪的这起案子中, 他又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另外, 在韩扬上次被请来市局问话的时候, 他们的关注点一直围绕韩扬的不在场证明, 及乘坐钱书的车这一事实, 有一个细节点被忽略了, 现在再回想起来,不难品出两分不同寻常——

    “季老师,”唐初拧眉道,“你还记得韩扬上次来接受问话时候什么样吗?”

    话落,唐初意识到自己问了句废话,因为季凛的记忆力向来超群,对人对事都堪称过目不忘,又怎么可能不记得?

    果然,季凛颔首简洁道:“记得,回答问题还算配合,不过从始至终,对自我关注度过高。”

    “我翻译一下这句话哈,”唐初早已习惯了季凛的讲话方式,用自己的话询问道,“是不是你也觉得韩扬当时表现出来的,呃,就是说完全不像沈溪名下的直系学生?”

    季凛“嗯”了一声表示肯定。

    当时韩扬接受问话的重点,主要围绕那天早上为什么会坐上钱书的车,以及为什么坐在副驾驶位而不是后座,而韩扬从头到尾表现出的情绪只有两个——一是尴尬,二是轻蔑。

    尴尬是源于他回想起了坐车的前一天晚上自己喝醉酒的痴傻状态,轻蔑则是针对钱书喜欢和女学生在车后座发生关系的传言。

    后者虽然明面上是针对钱书,但其实轻蔑情绪本身,就代表了对自我的一种高度认同。

    从头至尾,韩扬都没有表露出丝毫对于自己的直系导师被杀害,而所应怀有的基本悲伤情绪,也完全无意主动向警方提供可能知道的信息,以求警方尽快抓获杀害自己直系导师的凶手。

    “有句话说出来不太好,但我真是这么觉得,”唐初又忍不住道,“你说如果被害的是钱书那个人渣,那他名下的学生像韩扬这么冷漠,我倒是完全能理解,可沈溪在学校的口碑,那简直是公认的好!”

    季凛不置可否,只是依然沉静道:“韩扬身上确实疑点不少,只不过每种行为背后的驱动力多种多样,从理论上来说,虽然他这种可以称之为冷漠的态度很可疑,但我们暂时也不能完全排除,他确实本性就是如此这一种可能性。”

    “那倒确实…”唐初又叹了口气,愈发担忧道,“所以小闻先生现在才是真的任重道远。”

    基于昨天晚上对韩扬产生的怀疑,三人讨论之后一致决定,让闻冬在学校将接触韩扬作为首要目标,力求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最大可能挖掘韩扬身上存在的疑点。

    季凛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勾了一下,语气依然温和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面具型人格》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