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肚痛咒(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王福坐在床边,也不嫌脏,给张老三诊断起来。

    肚子大如孕妇,将皮肤撑开得近乎透明,青筋血管清晰可见,皮肤泛着不健康的青色。

    “是咒,还是蛊?”

    可以肯定,这怪病的来源,就是张老三从井里偷喝的水。

    巫家母子,为了杀鸡儆猴,故意在水中下了不洁之物,害了张老三全家。

    王福手掌微微用力,张老三吃痛,哼哼起来。

    “那对贼母子,真不是人。”

    “水井是镇里共同出钱打的,每年还要凑钱修补,不是他们家的,为什么要收钱买水?”

    王福没有阻止,反而鼓励,“疼就多骂几句,权当不要钱的麻醉。”

    胀得吹弹可破的肚皮,似乎装满水的皮球,稍微晃荡就传出水声。

    张老三全身脱水,嘴唇裂开,周身皮肤干枯似裂,似乎所有的水分都集中在肚子里。

    王福睁开法眼,见到鼓起的肚皮下,无数疯狂的线条蠕动乱扭。

    “原来是巫蛊。”

    “小师父,能治吗?”张老三充满希望询问。

    王福回过神,点头,“能治。”

    说完,他起身出门,顺走了桌上的一个瓦罐。

    这是……走了?

    张老三反应过来,内心陷入悲伤中,果然不该有希望啊!

    “当家的,我饿了。”

    耳边传来微弱的声响, 是他的婆娘开口了。

    从生病到现在, 已经有好几天了, 全家水米不进,吃什么吐什么,一天天看着肚子鼓起来, 到最后躺在床上等死。

    “胡说,都这样了, 哪还能饿?”

    得了大肚子的怪病, 日夜剧痛, 已经不感到饥饿了。

    婆娘很委屈,“肚子不饿, 心里饿,当家的,我馋了。”

    “馋了?”

    张老三眼泪滚下来, 他也馋了, 想吃饭, 想喝菜汤。

    可到如今, 一家人只能躺在床上,绝望等死。

    “刚才的小师父, 能回来救咱们吗?”

    原来婆娘刚才虽然没动静,却迷迷糊糊间,听到二人交谈。

    “能, 他还欠咱家一个瓦罐,顶好的瓦罐, 没有缺口裂纹。”

    张老三看着门口,笃定道, “他一定会来。”

    王福提着瓦罐,在路上行走如风, 可以肯定,大肚子的怪病,根源在虫。

    结合前世关于血吸虫的病症,再加上日记中关于巫蛊的描述,他心中大致有了治疗的方案。

    “是时候,试试肚痛咒的威力了。”

    王福打听到一家杂货铺,买了些朱砂、黄纸、毛笔,虽然品质低劣,却聊胜于无。

    这些都是画符必备,身上总得备些,所以买了许多。

    然后,他提着瓦罐,到了卖水的竹棚。

    “打水!”

    十个铜钱,排在肥汉面前的桌上。

    “你……”

    肥汉巫铁柱觉得眼熟,想了许久,才回忆起来,“小道士。”

    “不错,把瓦罐盛满。”

    巫铁柱点点头,将铜钱一把撸起,放在装钱的盒子里。

    排在王福前面的镇民,艰难转动轱辘,装满的水桶从井口缓缓升起。

    或许是心疼十文钱,镇民打满整整一水桶,水面和边沿齐平,稍微晃荡就会洒出来。

    “狗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