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源稚生(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其实还是用锚,但锚链不用8公里那么长。”

    源稚生一边在前头带路一边解释,“曰本海沟的形成是因为两个板块的相撞,只在板块交界的极渊中深度极大,除此以外的海床并没有那么深。”

    得到答案后的凯撒多少有点失望,他还以为这须弥座用了什么他不知道的科技或伟力手段。

    很快,一行人到达了须弥座的顶部。

    站在这里往下看,    就像站在醒神寺俯瞰新宿区,重重叠叠的海浪拍打在须弥座的底部,偶尔有冲天崩起的白色水沫。

    各个须弥座之间也用钢缆连接,风来的时候这些钢缆绷得像琴弦般紧,风过去之后它们又松弛下垂。每个浮动平台的顶部都站着穿白色作战服的男人,全天候直升机的旋翼掀起的狂风不亚于海风,把他们的头发吹得紧贴头皮。

    “好多人啊。”顾谶说。

    “这都是后勤团队?”路明非用手压着新做的发型,在他和楚子航中间缩成鹌鹑。

    源稚生没有回答,而是从乌鸦手中接过扩音器,    登上高处。

    “今夜的事情,拜托诸位了!”

    他的声音在海面上远播出去,所有浮动平台上的男人都齐声回应,“全力以赴完成家族交托的任务!”

    近千人的声音交叠起来,一瞬间把海潮的声音都压过。

    路明非咂舌道:“这让我想起了高中军训。”

    一旁,有过相同经历的楚子航默默点头。

    “听说军训的时候,师兄你一直是替老师当监督员的?”路明非暗戳戳道。

    “...我也有参加训练。”楚子航说道。

    路明非感慨,“当年一身白衬衣的少爷真令人过目不忘啊。”

    楚子航没吭声,只是不动声色地离他远了几步。

    凯撒有几次是想开口的,可就连他都觉得实在不好插话,所以也学顾谶那样沉默。

    而就在几人窃窃私语的时候,站在高台上的源稚生已经完成了对手下的安排,伴随着号令发射的各色信号弹,他将这近千人分成了‘风林火山’四个组,各司其职,确保此次任务无惊无险地完成。

    “有这个必要么,不过是潜水而已,    怎么这准备工作像是要打仗似的?”凯撒点了支雪茄,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

    “当你下定决心握住剑柄,那就紧紧握住不要松开,松开剑柄的那天就是你死的那天。”源稚生淡淡道:“你可以把这理解为曰本的方式,永远逼自己站在悬崖的边缘,后退一步就会摔下万丈深渊,这样反而能活下去。”

    他面朝暗沉沉的海面,“这可不是去捕捞珊瑚或贝壳,那可能是古龙级别的凶物,如果任它浮上来,即便是这里所有人全力以赴,都未必能抹杀它。”

    能活到今天的混血种或各方势力,没有一个会小觑龙类,正因为他们继承了远古的血脉,才更懂得这血的源头是多么可怖的存在。

    所以,顾谶和路鸣泽才不吝对昂热表示欣赏,因为那个老人是迄今唯一一个说要彻底终结龙族的命运,且真正付诸于行动的人类。

    还有老泥巴弗拉梅尔,以守夜人之名维系着各个混血种势力之间的平衡,决不允许出现‘君主’类的角色。

    他们都是可敬的人类。

    海水破开,吊车吊起了沉重的精炼硫磺炸弹,    顾谶回神,看着这个被漆成显眼的黄色,形状像一根粗短雪茄的玩意儿。

    “我去,还是q版的?”路明非瞅着炸弹那粗壮身体后的窄小的尾翼,脱口而出。

    “这种形状比较耐压,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