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宿命不谙(2/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谷喞

    顾谶笑了起来,“所以你也喜欢黄昏时,天花板上的树影吗?”

    这让夏弥本来想说的话一下就都忘了,好似所有的欲盖弥彰顷刻间不堪一击地烟消云散。

    她默然片刻,“你很讨厌。”

    “我知道。”顾谶笑容微弱,心跳渐渐停止。

    “不要死。”夏弥忽然说。

    ……

    荧荧的微光,顾谶看到了面前之人的眼睛,不是象征着权与力的黄金瞳,而是澄澈得能映出云影天光,黑白分明的眸子。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让他听到了水滴的啪嗒声。

    夏弥割开了手腕,握成拳头,炙热的血坠成线,淌进顾谶胸口的裂隙,那是上一次昆古尼尔留下的痕迹。

    顾谶发现自己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他想挣扎,却如受钳制般不能动弹。

    他看到了夏弥的笑容,很美,容光粲然,脸颊有一点点婴儿肥,嘴角还有小虎牙。浅浅的歌声从她嘴里哼出,发丝在微风中起落,像是蝴蝶的飞翔。

    黑夜随着她的歌声点亮了。

    夏弥没有再说话,只是柔软地笑着,歌声如梦呓。

    她应该还有要说的话,可再怎么观察人类都学不会,话就在心底纠缠着,没有勇气说出来。

    或许她想让他知道,她当时也期待着跟他的再见,很期待,想要见到他。她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心里像封闭的山谷猛然敞开,大风无休止地刮进来,如果说这就是喜欢,那应该就是了。

    夏弥的歌声低了下去,目光渐渐涣散,而顾谶的胸腔发出有力的震动,那是充满活力的心脏,他剧烈地咳嗽起来,木质化的皮肤随之从体表自行褪落。混沌的双眸像是裂开了口子,光明从裂缝中溢出,仿佛炽白色的海潮。但眨眼间,那摄人的冷厉白芒消退了,瞳孔里一丝丝金光逐渐发亮,像是碎裂的金色宝石。

    那是象征龙族血统的黄金瞳。

    女孩跌在了他的怀里,脸色柔弱而苍白,轻得像是一片树叶。

    顾谶清楚如果有谁能救她的话,一定是路鸣泽,他大声呼喊路鸣泽的名字,却无人应答。

    “你会为我而活吗?”夏弥问。

    两人四目相对,顾谶却说不出话来。

    “我说想跟你一起看bj的雪是真的。”少女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笑意,“不要伤心,这只是暂别,我们还会再见的,就在初雪的时候吧。”

    “好。”顾谶勉强道。

    “到那时,称赞我就像初见的那天一样很美吧。”夏弥狡黠一笑,“你今晚好像买了礼物带来,是什么?”

    顾谶一怔,然后跌跌撞撞地起身,“我去给你找!”

    他跑进了废墟里,拼命翻找着。

    夏弥看着他的身影,轻声问:“我知道是个烛台,有什么寓意吗?”

    “一盏太阳,是你...”顾谶闻声抬头,女孩的笑靥还停留在脸上,却无法再听到他的话了。她的身上亮起了淡淡的荧光,洁白无瑕的女孩就这样如泡沫般消散了,在微风里,像吹散的雪滴花。

    眼泪无声漫过他的脸庞,素日如青竹般挺拔的男人佝偻了下去。

    ……

    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对明天对这个世界心怀期待,而是因为她出现了。
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