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只求一个真相(求追读)(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伴随齐平话语落下,小阁内,突然静了一瞬。

    陈妙妙掩口娇笑:“您贵人多忘事,记差了,奴家姓陈。”

    她素白美丽的脸蛋上,露出公式化的假笑,却并不令人生厌。

    暖色烛光里,修长的鹅颈上,浮着一层绒毛,娇媚动人,魅光四射。

    不得不承认,能在这烟花柳巷混到头牌的,都不简单。

    然而齐平却只是平静审视着她,似乎,想要看透她真实的模样,半晌,轻笑一声,说:

    “林姑娘好演技,北影还是中戏的?”

    ??

    陈妙妙懵了下:“奴家不懂。”

    你要听懂事就大了……齐平吐槽,冷笑道:

    “看来,林小姐是不愿坦诚相见了,也是,毕竟,在这起案子里,你真的隐藏的很好,必须承认,你曾一度骗过了我,以及所有人。”

    陈妙妙楚楚可怜模样,就要哭:

    “大人您莫要吓小女子。”

    齐平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露出怜悯的神情:

    “你以为,我在吓你?不是的。其实,在很久以前,我便猜到,做下这起连环复仇案的,绝非只有一人。”

    他不去看吓坏了的花魁娘子,转身,望着窗外,神情唏嘘:

    “知道我为何这样猜测吗?其实……很简单。”

    “让我们复盘下这几起刺杀,上元知县陈年,死于归家途中,凶手提早布置了杀人现场,可见,其对陈年的行为习惯,极为了解,那么,他是从何处获知的?”

    “第二起,子爵王显,呵,这曾一度令我陷入迷惑。

    甚至,误以为杀人者,乃武功伯爵府。当时,邢捕头猜,乃是凶手尾随泅水而来,这本身并无问题,但……凶手缘何对王显行踪了如指掌?”

    “同样的问题,也出在郑浩常身上……”

    “当然,这也可以,用林武筹备已久,来解释。但以林武的容貌、身份,想要探听到官场、勋贵细节,未免难度过高。”

    顿了顿,齐平转身,凝视花魁娘子:

    “而倘若,还有人帮他,便会容易许多,这个人的消息必须灵通,但不大可能来自官场,我思来想去,金风楼的头牌恰是个完美的角色。”

    陈妙妙一怔,眼神中有了瞬间的慌乱,却很快掩藏住:

    “大人,您错怪奴家了。”

    齐平笑了下,继续说:

    “不过,当时我还未联想到你身上。

    即便后来,在刑部卷宗里,我得知,林国忠昔年有个女儿,几岁的年纪,便遭了株连,也未多想,毕竟,卷宗里写着,母女服毒自尽。”

    “直到昨日,衙门寻到昔年押送林武的军卒,得知,十五年前,林武流放途中重病假死,弃尸荒野……”

    “当时,我便察觉异样。

    若军卒所言非虚,林武乃必死之局,除非丢弃后,很快得到了救治,可那时候,谁又会尾随队伍,时刻盯着一个犯官子嗣呢?”

    陈妙妙微微变色。

    齐平笑容不减:

    “另外,还有两桩事,令我不解。

    其一,此案流传甚广,自王显死后,京都市井便有议论,在下发通捕令后,昔年林国忠案,便为民众津津乐道。”

    “这有什么不对?”陈妙妙茫然。

    齐平叹道:“太快了。这本就是异常。”

    是的,太快。

    此案说小不小,但若说多大……真没有。

    死的几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凉镇抚司,开局扮演反派》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