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卷宗里的发现(求追读)(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说走就走,余庆显然是个行动派,有了方向,当即备马,领着手下前往武功伯府。

    齐平作为力压名捕的存在,自然要跟随。

    出发前,他将两名死者资料,交给留下的吏员分类、比对,寻找命运的交叉点。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也许,这血案,与武功伯,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

    邢捕头交接完毕,并未多留,告辞离开。

    齐平跨上心爱的马儿,落在余庆身后一点位置,身边是裴少卿。

    招摇过市,好不威风。

    “头儿,你稍后准备如何做?”齐平感受着身下颠簸,问道。

    一群人一窝蜂闯进贵族府邸,然后咧?

    当面询问,对方必不可能承认。

    余庆似知他所想,说道:

    “只是例行询问而已,到底是伯爵之子,无事实证据下,若是强行拘拿,会很麻烦,重点在察言观色。”

    齐平默然。

    就知道,上次敢捉王显,一个是其身份不高,二来,涉及的案子甚大,皇命撑腰,所以才能弄进诏狱。

    就这,还束手束脚,不大敢动刑。

    更何况是伯爵公子?

    类似上次,以“逃狱”罪名恐吓的手段,也用不了。

    “这样的话,恐怕收获不会多。”齐平犹豫了下,试探道:

    “头儿,咱们有没有,那种术法?”

    “哪种?”

    众人看他,眼神古怪。

    齐平解释道:“就是,能分辨谎言,或者让人不能说假话的法门。”

    有这个,就简单多了。

    旁边,一名校尉失笑:

    “想什么呢,这世间术法虽各有不同,但奇诡的却少,且越是诡怪的,越难掌握。

    你所想的那种术法,我不敢说没有,可纵使存在,也不是我等会的,大概,只有道院有,书院都未必。”

    齐平想说,那就请会的人来啊。

    另外一名校尉接口道:

    “而且啊,此类术法用处也不大,若是小案子,请不动高手帮忙,若是大案子,更不敢轻用。”

    “为何?”

    “啧,你想啊,若真有此术,谁敢确定,犯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受施法修士操控,说假话?”

    齐平了然。

    法术不会作假,但施法的人会。

    余庆忽然说:

    “类似的法门,道门是否有,我不清楚,但书院有一枚神符,有此效用,只是除了开创者,再无后人能学会。”

    众人好奇:“大人说说?”

    余庆面色古怪,道:

    “众所周知,越是诡异的术法,往往越附带缺陷,书院那一枚神符,乃是个‘诚’字,几乎所有人都可学习,但想要掌握,却几无可能。

    只因,若要掌握此符,施法者此生都不能说假话,一旦说了,神符便会弃他而去,可……人生在世,谁能做到?”

    齐平愕然。

    是了,不说假话,听着容易,可几乎无人能做到。

    说谎不全是“坏”,成人社会里,需要谎话来维系关系,若一片坦诚,反而伤人伤己。

    那小孩子就好么,不是的,事实上,小孩子更爱说谎,那是生物本能的自保机制。

    “那此符开创者,也受限制吗?”裴少卿好奇宝宝般问。

    余庆点头:“会。所以,创造此符之人,一生未说谎话,后来被所有人厌弃,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凉镇抚司,开局扮演反派》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