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尸体会说话(求追读)(2/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大凡真正自缢而死者,脖颈处,被绳索、绸巾等物压迫后,会形成斜向至左右耳后的深紫色的索痕……

    且伴随双眼紧闭、嘴巴张开,牙齿露出,胸前有浓稠的口水滴挂,身后则有粪便流出……”

    齐平一口气说了一系列特征,语气一顿:

    “可各位请看,这一具。

    死者双目圆睁,头发蓬乱,嘴巴微张,舌未抵齿……尤其脖颈处,索痕淡而浅薄,竟而交于颈后……只有一个可能。

    便是上吊前,已遭外力勒死!

    人死后,血液循环停滞,才会这般。”

    一边说,边扳动尸体脖颈,令众人细观。

    “真的啊!”

    “嘶,真是如此,果然不同。”

    “竟有此区别。”

    有胆大的民众靠近,纷纷惊呼。

    齐平起身,看向官差:

    “我所说这些,有经验的仵作都知晓,是否胡说,寻一位仵作对证即可,极易判别,所以,客栈东家的死因不可能是自缢,可以判定,是被人勒死,后吊在梁上,伪装自缢。”

    顿了顿,他又看向那名脸色变幻的蛮商:

    “客栈东家并非迟暮老人,身体强健,客栈内人员密集,寻常人,想要无声无息,将其勒死,几乎毫无可能,必然满足两个条件。

    其一,对客栈环境了解,其二,力气远超常人。

    这位客人完美满足这两条,又兼昨夜与死者有过矛盾,存在动机。

    诸多理由综合,理应列为嫌犯,既如此,这姐弟生出怀疑,进行指控,有理有据,无论如何,也构不成污蔑之说。”

    齐平一番话条理清晰,铿锵有力,语气中,自带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度。

    话落,一时间,现场落针可闻。

    就仿佛,酒楼里说书到了极精彩的一段,所有看客屏息凝神,超然物外,良久,才纷纷回神。

    “好!”

    “说得好!”有人拍手叫好。

    一时激起千层浪,围观众人拍手欢呼,热烈异常。

    徐府家丁一言不发。

    被指控的蛮商则是神情惊惧,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几名官差愣神,直到欢呼声稍止,为首者才忽地抱拳拱手:

    “敢问这位小哥,也是衙门中人?”

    这个年代,有这等断案本领,又对仵作知识有了解,只可能出身衙门。

    齐平客气回礼:“不敢当,曾于外地任过捕头之职。”

    恩,虽说只做了两天,但也是做过。

    这么年轻的捕头?……几个官差惊了,有些难以置信,这一刻,竟比方才目睹齐平断案还更震撼。

    齐平也是无奈,人家问了,总得回答,镇抚司的话……他还没入职,只能报这个。

    至于仵作,或者说法医知识,则来自于前世看过的杂书和剧,真假自缢的知识点,来自于南宋法医鼻祖宋慈书就的《洗冤录集》。

    只是没想到,真有用到的一天。

    而就在他心下唏嘘的时候。

    忽然,那名蛮族客商开口:

    “就……就算他不是自杀,也没证据\b,说我是凶手,你说的这些,定不了我的罪!”

    说着,他重新镇定下来,面露讥讽:“没有铁证,大不了去衙门坐一会,等我出来……”

    后半句,他没说。

    但威胁之意不加掩饰。

    地上,两姐弟脸上喜色瞬间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凉镇抚司,开局扮演反派》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