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他从始至终都是在骗……(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送走了魂守舍的沈心月, 宗洛这重返回寝宫。

    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总算是暂且稳住了。

    沈心月说她需一考虑的时间,宗洛自然可能给。

    毕竟按照原的情况, 明天早朝, 渊帝就会下赐婚诏书。诏书一下, 届时一切都没有转圜之地。现在既然沈心月愿意回去同廷尉说, 至少可以再拖延一段时间,好好冷静冷静, 权衡利弊和思考余地。

    他已经全坦白告知,把选择权交给沈心月。

    至于考虑过后究竟是什么结果, 宗洛都能接受。

    在屋檐下站了一会后,身穿白衣的太子招,将一直守在羽春宫外屋角的侍卫长召上前来。

    “太子殿下!”

    侍卫长走上前来,脸涨的通红,都知道该往哪放。

    大渊军中的人, 几乎就没有崇拜三皇子的。侍卫长自然也是太子殿下的铁杆崇拜者。

    “方是是有人站在这边?”

    宗洛很确定, 自己方同沈心月的时候惊鸿一瞥, 看到的那截殷红,绝对是虞北洲的衣角。

    这人的红衣和其他人的都同, 是热烈的正红, 而是掺了暗『色』的殷红, 和鲜血同『色』,甚至还更深一点。放在人群绝对找出二个,即便有, 也穿出虞北洲那种张扬又肆意,桀骜驯的独特感觉。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只用上内力, 长距离也能毫费力听清。

    只一想到方他同沈心月在凉亭说的那话可能被虞北洲听见,宗洛原本平静死水般的心底又可遏止地搅起知为何的滋味。

    侍卫回想一下,道:“回殿下的话,方北宁王在这站了一会。”

    约莫几刻前,侍卫长见到了北宁王。

    后者没有掩饰,却也没有让下人通报的意思,而是在原地定定地站了一会。侍卫长还有好奇,趁着轮班的时候看了一眼,待再回头,就只看见北宁王的背影。

    “王爷也只在这站了一会,看见殿下同沈姐进凉亭后,便同大殿来传唤的宫人离开了。”

    似乎还有高兴。

    过这句话侍卫长没说。

    谁都知道大渊北宁王喜怒无常,暴戾恣雎。

    这种大人物的想法,又岂是他一个的侍卫可以揣摩的?

    那便是没听见后面那话的意思。

    宗洛在心底自嘲地。

    或许前还有莫名期待,如今也因这句话再度归于死寂。

    方同沈心月说的那话宗洛只可能说一次,可能再说二遍,更可能当着虞北洲的面说。

    因为他的骄傲允许,他也无需再同除了沈心月以外的人解释。

    宗洛向来都是信缘分的。

    兜兜转转,反反复复,到底过一句有缘无分。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宗洛静默刹那,这挥让侍卫长回去。

    待走远了,五大三粗的汉子又忍住回头,偷偷看了眼。

    羽春宫上铺满琉璃青瓦,尾端高高欲飞的屋檐下,满头霜华的太子正负站立。他身姿挺拔,如松如竹,好看的侧脸笼在宫灯明灭的阴影,显『露』出几分莫名深邃,矜贵又清俊。

    知为何,侍卫长竟觉得这位运起剑来都食人间烟火的殿下,似乎有微难过。

    怎么可能呢,那可是太子殿下。

    等回过神后,侍卫长连忙为自己大敬的想法赶紧甩头,重正好身上的刀鞘,继续挺直脊背,一丝苟地站岗。

    二日,宗洛又起了个大早。

    按理来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能饮一杯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