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流金岁月(13)二合一(流金岁月(13)大雪飞扬...)(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桐桐搓着手,看了看外面的天,再不回来, 路怕是不好走了:这雪还得大呀。

    大风大雪的, 越发衬的村庄里安静。家里本来挺热闹的,但是隔间墙盖起来之后, 自家这边就成了一个独立的院子。本来公婆是要跟过来的, 但搬过来就得住新房子,新房潮湿,那干脆就先算了, 等到过了夏天房子干透了之后再搬吧。住在后头距离大门太远, 她还怕四爷敲门她听不见。

    她不放心,沿着屋檐下往出走, 一路也不踩雪,到了前面的厅堂将大门给打开,好家伙,这个风野的把人吹的透透的。门口的雪薄薄一层, 该是大民或是三岭隔一会子扫一回雪,并没有落在多少。整条巷子都是, 都有人不时的出来扫一扫。

    “小桐等老四呢?”搭话的是对门的女人,没比桐桐大几岁,也是刚结婚的两口子搬出来住了,说起来还是同族, 男人也姓金,叫金锁, 媳妇叫啥大名林雨桐也不知道,只知道长辈都把她叫桃子。她也是才打开大门出来, 看见通通过了就问一声。

    林雨桐就回她话,“怕听不见敲门声,出来看看!骑着车子出门,路上滑,怕摔到哪去!你看这天,黑沉沉的,我看还得下……”

    桃嫂子缩着脖子,手踹到袖筒里,抬头一看,又赶紧锁了脖子,“我也看着不大好,这要下起来,这草房还不知道保险不保险。”说着,就伸出冻的发青的手,露出一接干瘦的手腕来,又赶紧缩回去:“这草房盖的,椽檩才有我这手腕粗!”

    是说公婆给盖不起房子,胡乱凑了一堆柴火棍子搭建了个窝,住的人心惊胆颤的。

    要是这么一说,林雨桐还就觉得有点悬:“不行就赶紧叫人,把房顶的雪捅下来。”把桃嫂子说的心里发毛,满巷子的喊:“金锁!金锁!你跑哪去了?”

    正喊着呢,四爷骑着车子从巷子那头过来了,车子后面带着一袋子啥东西,头上和肩膀上都是雪。

    不到家门口,这雪就大了,密密匝匝的叫人看不远了。

    一到家门口,四爷从车子上下来,赶紧朝里指了指,“跑出来干什么?冷死了。”

    四爷把车子往里推,后面一袋子的东西,过门槛有点困难,桐桐帮着一抬,这才进去了。把门一关,风小了,赶紧就给四爷把身上的雪往下掸。

    一袋子的东西四爷直接扛到房间,屋子暖烘烘的,一进去就激灵一下。

    四爷脱大衣烤火,桐桐把袋子解开,大袋子套着小袋子,里面都是板栗、榛子、松子这些玩意。把小袋子拿出来,>

    桐桐笑看四爷:“从哪弄的?”这东西可不好弄。

    四爷刮她的鼻子,“是想吃这些了吧。”

    因着身体的原因,不能吃太过辛辣刺激的东西,其实一直想吃辣椒来着,可只是偶尔吃点微辣的东西,没能吃过瘾。

    好长时间不吃土豆、红薯、西红柿这些东西了,这半年吃的简直是着迷。要问还想吃什么,再就是海鲜类的。但是如今北方想吃鲜海鲜还是难,干货都不好找。

    没想到快过年了,四爷把东北的特产,把沿海的干货都给弄回来了。

    正拾掇东西呢,门就被拍的啪啪啪的响,是对门的桃嫂子,“老四,帮个忙……”

    四爷抓了大衣就往出走,说桐桐:“你别出来了!用不上你。”

    桐桐还是在房间门口朝外看了看,听见巷子里那么多男人的声音,就知道不缺人用。

    她在家把该拾掇的拾掇起来,想想该做点啥呢?想了想,快过年了,四爷还没有糖吃呢。那干脆给四爷做点糖。现在的糖块不是四爷爱吃的,弄点花生仁,瓜子仁,松子仁,做果仁糖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