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流金岁月(11)一更(流金岁月(11)秋风起了...)(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秋收一完,农村基本就清闲起来了。生产队也吆喝着叫干活呢,可这干活就属于迟到早退旷工大家伙都犯的。别管怎么着, 自留地的庄稼最要紧, 其次才是其他。

    像是金家吧,金家那哥俩得下地, 杨淑慧其实也该下地, 但金印退休了,他在农村没地,他替杨淑慧出工, 混一天算一天吧。四爷不用出工, 桐桐用出工,但是种子站那地方, 没人考勤,生产队给八个工分嘛。

    不过今年这粮食一下来,桐桐没打算领自己的。

    大民就说,“不领?不领可就被大队那群王八蛋给吞了。”

    三岭也说, “领!这有啥不能领的?大队上那么些管事的,他们家的家属谁下地干活了?要不然咋管不住人呢?不去上工的也不是一两个, 人家都领,咱也领。要是觉得拿了不好,咱自己领完,给五保户一送, 咱大队还有一家是孤儿,一个十四的娃, 带着一个九岁的娃、咱私底下送,这是人情。也叫人知道知道, 咱没占便宜。可不言不语的不去领,他们敢替你签字,私底下昧了。”

    林雨桐就说,“那三哥看着给办,我就不去了。”

    分粮食分钱的时候,三岭带着那个九岁的娃去的,那么多人排队了,他就说,“小桐给人家抄抄写写的,一月能挣几个钱。种子站的这点口粮,给晓峰,她就不领了。”

    不要就显得奇怪,又不是有工作的人。非不要,还以为亲家那边那个当官的爹给补贴呢。那就不如编造个理由来,抄抄写写,而今真有这个行业。再加上他看了小桐写的字,跟印刷体一样。不管叫谁看,谁都不敢说人家这笔字一个月挣不了钱。

    再说了,也省的人总是背后叨咕,好似人家有多懒多馋一样。

    人家懒吗?不干家务这不叫懒,有那时间挣钱去,钱挣回来,也给了家里一部分家用,这就是家庭内部分工的事。所以,他从来不觉得弟媳妇不干活,啥都指靠自家妈有啥问题。自家妈身体很好,再说了,所谓的好日子,就是不为钱发愁的日子。这儿媳妇很能挣钱,在一定程度上是叫老人的心理负担变轻了。

    至于说馋,要是自己的收入也那么大,自己同样是想吃啥就说吃啥。泥鳅怎么了?羊汤怎么了?一两毛的事,偶尔吃一顿,不行呀?半个月挣了两千多,好家伙,别说偶尔一顿,就是一天五顿的吃,花得了人家挣来的一个零头吗?

    老四家两口子不是很在乎名声,但其实名声这东西还是很要紧的。他就给编造了一个合情合理又合法的来钱途径,这说法一说,马上就有人问:“给哪抄稿子呢。”

    在后面排队的育蓉就喊:“给纺织厂,我找高城给找的活,咋了?”

    就有人打趣,“啥时候吃你的喜糖呀?快了吧。”

    有挤兑的意思,觉得一个城里一个乡下,成不了。

    育蓉就回了一句,“下个月吧!日子定在下个月。”

    哎哟!这还真成了,“你爸给你把户口调城里去了?”

    就有人说:“还是这女子厉害,把高城拿捏到手里了,估计人家家里也没办法。”

    嘀嘀咕咕的,说啥的都有。

    还有人跑到育蓉的跟前,问育蓉说,“这活还有没?小桐一月能挣多钱?”

    育蓉能说实话吗?她就说的有板有眼的,“一月二十来块钱,够她吃用花销。”

    一斤小麦才一毛八,买一百斤麦子才十八。一个人一月能吃一百斤麦子吗?吃不了!所以吃饭一月花十八顶天了。还剩下些钱够零用开销,自己管自己肯定是够的。

    在家里呆着不出门,风不吹雨不淋的,一听还能挣这么些,肯定有人就心热的不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