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76)三合一(盛唐风华(76)更漏声声...)(1/8)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桐桐给孩子把被子拉好,回头在棋盘上落下一白子,四爷随后便落下一黑个。

    本可以进的, 进一步可落子的地方有三处,可四爷这一子依旧是退了一步。她没言语, 依旧一子一子的往下落, 可四爷却在步步的往后退,直到最后一步,四爷把手里的棋子往上一点, 摆在棋盘上的便是一条大龙。

    林雨桐没动地方, 可却明白了四爷的意思。

    可自己一旦妄图进, 那便是全盘被否。

    四爷就说,“所以呀,我一直说,按照你的本心做事, 心到事则成。你少几分思量,事反而好办了。就比如说眼前, 你想怎么做……你就去怎么做。按照你的本心做事,也是怎么做怎么对的!有时候,事不一定得你去办成。只要你去办了,成不是目的, 败许是效果更好。”他说着,就慢慢的拾掇棋子, 事就是这样的!不从黑暗里过一遭,是不知道那一丝曙光的珍贵的。

    这黑暗只要不是降临到百姓身上, 那就是朝廷上的事!在朝廷上,没有黑,怎么能对比出亮呢!没有黑的看不见五指,绝了他们所有的希望,不可能的事又怎么能变成可能呢?

    这些不用跟桐桐往透的说,她本就是一道光,划过黑暗,光才耀眼!

    于是,桐桐先找武家兄弟去了,有些事不能挑明,但我还不能收拾你们了吗?

    她先找武承嗣!这小子前年还是个尚书御奉,没两个月,内考完,就被武后提拔为秘书监了。紧跟着又叫此人承袭了周国公的爵位,端是风头无两。

    给我等着!这天一大早,她早早的起来了,在进宫的必经之路等着,等着武承嗣。

    这家伙骑着五花马,穿着超品的朝服,一路都是对他拱手见礼之人,他所过之处,别人只有避让的。

    宋献低声问:“殿下,就这么过去吗?”

    武承嗣正骑在马上优哉游哉呢,猛不丁的,靠边停的马车突然就动了,横插了过来,挡在了马前。

    跟着武承嗣的随从呵斥,“哪个不要命的?找死呢!”林雨桐聊起帘子,叫人把灯笼给举起来,“哟!这是谁呀?想要我的命呀!”

    这一出声,不止武承嗣听出来林雨桐的声音了,便是避开的官员,也都听出来了。这是……公主又要上朝吗?完了!今儿得见谁的血呀!

    赶紧见礼,林雨桐从马车上下来,朝其他人摆摆手,“忙去吧!迟了是要打板子的,我找周国公说个话,你们怵在这里,我们表兄妹也没法说私房话呀。”

    明知道要迟到了,您干嘛还非这个时候跟周国公说话?

    这么想了,但是不敢问呀,利索的走人吧。

    武承嗣躬着身子,谦卑的很,“不知是殿下,臣万死。”

    “万死?”林雨桐轻笑一声,“明知道人只能死一次,何苦说出万死的话来。显得我这个公主,对舅家人这般的不尊重,不念情分。”

    “臣该死!”武承嗣是真有些怕了,这位公主属于油盐不进的!他是没少想办法巴结,可就是巴结不上。便是那位驸马,也是如此!受之坦然,全无情分可言。人人都说公主和驸马平易近人,可其实,他们作为姻亲,从没能进过公主府的大门。便是天后而今肯扶持娘家人,这位公主的态度依旧毫无变化。

    今儿这突然把自己拦在路上,究竟为何呢?

    他不懂,不懂就问,真要到时间了。因此他就问,“敢问殿下是有什么事要吩咐?”

    你不知道?

    武承嗣愣了一下,“臣如何能得知?”

    “那你慢慢想,不着急。”林雨桐说着,就在边上转悠开了,慢悠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