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66)一更(盛唐风华(66)不知道是...)(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不知道是不是中枢有女性参与的原因, 总感觉武后的参与叫大唐添了一抹艳丽。

    她彰显她参与的方式真的很别致,瞧!刚刚宣布了双圣临朝,武后又说, 咱把服侍改一改吧。从官员到庶人, 都重新规定一下。

    于是,三品以上的, 紫色配着金玉带;四品的, 深绯配金带;五品的,浅绯配金带;六品的,深绿配银带;七品的, 浅绿配银带;八品深青配褕石带;九品浅青配褕石带。另外还有庶人, 穿黄色的,配铜铁带。

    当然了, 这个黄色是各种深深浅浅的黄,其他颜色可为装饰。事实上,民间染色,植物中提取的纯天然染色, 多是偏黄的颜色。

    她甚至细致的规定了手巾、算袋这些东西的颜色,怎么搭配点缀好看, 她都给规定好了。还说了,武官一般有携带刀子、砺石的习惯,这种东西套上套子,一般能搭配什么颜色的套子。

    想象一下, 朝堂世上,颜色不一, 深浅不一,搭配的各种鲜亮的朝臣们往那一站, 就说养眼吗?

    本来嘛,这选官外貌身高各项都在考核之内呢。那不是文雅斯文,就是气度不凡,便是粗糙,那也是魁梧大汉。如今,朝廷的官服细致的把身上的美一个配饰都给搭配好了,“好看!”

    真的!四爷身上这身紫袍就很好看。

    桐桐拉了四爷往铜镜跟前来,“看看!自己看嘛!”其实铜镜并不会不清晰,当然了,跟玻璃镜子不能比,但也不是说,就一定是模糊的。《淮南子》上说铜镜是:明镜之始下型,蒙然未见形容。

    就是说没经过打磨的话,是有些朦胧。但打磨之后呢?鬓毛微毫可查之。

    就是说鬓角、眉毛、连毫发都能清晰的看见。

    四爷由着桐桐推着照镜子,他就说,“上上下下,各级官员都得换装。同样的,诰命是不是得同样换装了?”

    当然。“所以呀,天下谁人不知武后呢?”她就是这么一步一步从小处着手渗透到朝廷的方方面面的。

    偏这种事,朝臣都懒的掰扯!只要没乱了礼法,为这事他们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再者说了,那些大老爷们,谁关注这个。他们没几个意识到武后的意图!现在瞧瞧,连庶民都规定了配饰。那请问,凡是大唐子民,谁不知道武后!?知道武后,难道能不知道双圣临朝。

    四爷就觉得,李治在太子这个事情的处理上,不果决。既然李弘不可能了,那就当机立断,确立新的太子。这左右一犹豫,便给了武后足够的时间。

    果然,等到这一年年底的时候,武后给朝廷上了一封折子,这个折子李治是批也得批,不批也得批。

    东宫把折子誊抄了一份叫给桐桐送来了。而桐桐此时已经显怀了。

    冬雪铺天盖地,北风呼啸。穿棉布的人很少,但家里盖棉被,出门穿棉衣的人多了很多。很多的百姓都是自家种那么一点,留着自用的。棉花这东西,御寒的话,真就是棉絮用上十几二十年,也还是能用的。因此,冬天便是府里进进出出的下人们,都穿上了棉衣。要出远门的,那得皮裘。但若非必要,这玩意如今不太爱穿了。到底是不如棉衣轻软。

    桐桐歪在榻上,腿上盖着小褥子,屋里养着的梅花开花了,一室的馨香。她的手边的小几上是秋里做的罐头,如今吃正好。折子送来了才要看呢,刘德给拦了,“您还是先用膳吧。”一般看了折子就影响胃口。

    行吧!不看就不看,厨下端来了晌午饭,这玩意叫什么‘遍地锦装鳖’。

    香菊低声道:“您还是尝尝吧,孙道长说鳖吃了好。”

    林雨桐拿了筷子,就吃这个呀?只菜没饭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