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64)二合一(盛唐风华(64)“怎么想...)(1/6)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四爷收了笔, 看着噼里啪啦降下来的瓢泼大雨,对着他的画直叹气,“坏了, 潮了, 颜料不大好了……”

    四爷:“…………”好吧!不大就不大, 跟你讨论这个?何苦自己难为自己。撇开不管了, 今儿玩的开心就好。他把话题转到大鹅上,“骆宾王送的。”

    骆宾王?什么时候又跟这些人一起玩了?

    四爷:“…………”所以说你还不如什么也不知道呢!桐桐知道骆宾王,知道骆宾王的咏鹅, 知道骆宾王最后跟李敬业造反, 他却不知道骆宾王有过被贬谪的经历,在西域从过军, 在安西那个地方,曾经驻守了很多年。后来,从西域到了蜀地,平蛮夷所作的檄文都是出自其手。只怕更不知道, 人家骆宾王跟卢照邻关系还不错。而卢照邻其实之前跟她打了一个照面,就在孙道长的府上。当时孙道长介绍, 说此人是卢升之,她很客气的应承人家,可她压根就不记得,卢照邻字升之。

    咱们跟孙道长认识, 卢照邻对孙道长执弟子礼,这不就认识了?而卢照邻跟骆宾王认识, 骆宾王认识许多西域的小将领,而西域的将领跟咱们熟悉, 这是一个完整的社交圈子,闭合的。

    跟咱们能搭上关系,只要不是太愚钝,带着两样玩意上门,碰上了见见,这很难理解吗?

    但桐桐现在的想法是,“骆宾王这么早就跟李敬业有来往?”

    都跟军中有些瓜葛,那自然是有可能有来往的。但现在不同以往,他上门见李敬业干嘛?当然是奔着咱们来的。

    四爷把这关系摆了一圈,桐桐才一副恍然的样子:原来如此!

    可谁跟他似得,看书记那么详细干嘛!没忘了唐初四杰的名字,这都算是记性好的。

    回来看了一圈,见各种的苗子都挪到回廊之下了,没被雨给浇头,这才罢了。

    四爷觉得该有一艘小船,在曲江上泛舟。穿梭于莲叶荷花之间,看锦鲤跃出水面。雨后莲叶上滚水珠,青蛙盘踞在荷叶上呱呱叫,雨后彩虹映照青山绿水,就说美不美?

    嗯!肯定是美的。若无闲事挂心头,逍遥于山水之间,想想都惬意。

    但是,“……大夏天的一场暴雨,曲江会不会涨水?”

    四爷:“???”算了,咱不说这个了,“吃点什么?今儿这天,摆在廊庑里,舒服。”

    两人正商量着吃什么呢,林州从回廊里穿过来,脚步匆匆的!雨这会子正大呢,走了回廊还湿了半边。

    人还没到跟前,就先喊,“殿下,驸马,东宫才送来的信。”

    林雨桐皱眉,自己前脚进家门,后脚东宫的信就到了。她接了过来,直接给拆开,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信是太子妃叫人送来的。她在信上说,皇后要简拔武承嗣和武三思兄弟,太子不同意。刚才母子两人为这个事大吵了一架,太子回来便不大好,吐了一口血。

    林雨桐把信合上,这个消息很突然,一点征兆都没有。

    她叫林州先下去,回头就看四爷:“我以为因为我的原因,武家兄弟想要出头不容易。谁知道武后还是要用这哥俩。”

    四爷就说,“不意外,且肯定拦不住,谁拦都没用。”

    对!有很多机密之事,不能交给其他人处理。只有娘家人,休戚与共,是能放心使用的。

    武后跟她两个哥哥有仇,跟侄儿谈不上感情。但是彼此利用的关系是合作的基础!武家想要荣华富贵,而武后需要放心的人去做一些不能对人言的事。

    在而今的权利并没有铺开的时候,这兄弟俩无疑是好人选。

    这其实跟自己用李敬业去拍别人的板砖道理是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