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60)一更(盛唐风华(60)谥号这个...)(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谥号这个东西, 后世的人是压根无法理解这个东西有什么好争执的。可其实,这玩意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林雨桐脑子里转圈圈, 想着这个事该怎么办。这真不是一个信口开河, 嘴炮一开就能随便去怼的事!

    因为每个朝代在律法上对此都是有规定的,它也有完整的规章制度。周礼这个东西, 一直延续, 错了礼,便是违了纲纪。像是后世说的《谥法》,它的全称是《逸周书·谥法解》。历朝历代, 你制定谥号, 不能违背了这个呀!人家就规定了,说是勤学好问, 博闻多见,谥号可曰文;而博闻多能,聪明睿智可曰献。

    《礼记正义》中又有话说,说是:谥者, 列平生德行,而为作美号。

    放在唐朝, 自有唐以来,便在《唐六典》中也有规定,说是凡是王公以上拟谥,皆迹其功德而为之褒贬。

    一般官员, 三品以上,人死后规定里是得给个谥号的。

    在而今坐的姿势不对都会被说无礼的朝代, 那你说谥号这个重要不重要?!

    其实不止唐和唐朝以前如此,之后的朝代几乎都一样。像是宋仁宗, 想给他的老师上一个好一点的谥号,礼官不同意。说他的老师是个小人,官家想给好的谥号,这就是天子私恩,败坏的是朝廷的法度。而且人家说了,谥者,有司之事!啥意思呢?就是拟定谥号,有相关的人拟定,皇上只有最终选择权,没有拟定之权。

    也就是说,谥号得大家公评这个人的是非功过,而不是皇上一言能定的!

    实在没法子了,宋仁宗想拖下去,结果朝堂上下无一人答应。司马光连着上折子,一次比一次激烈,都是抨击宋仁宗在这事上的所作所为。最后宋仁宗想用‘文正’没用成,选了一个‘文庄’这种无褒贬在内的平谥,大臣还只说:姑且如此吧!

    皇帝退了一步,换来的只是大臣勉强接受。平息了一场朝堂间的谥号之争。

    别说宋仁宗这个明君在的朝代,就像是宋徽宗,他也不敢在这个事上乱来。像是李清照那个做宰相的公公去世,宋徽宗亲自去祭奠去了。李清照的婆婆就上前,说是有三个事有所求。开口求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给逝者的谥号里带个‘正’字。

    士大夫谥号里带‘文’很常见,可赵家开口就要个‘正’字,加起来岂不是文正?

    宋徽宗不敢答应,只推脱说:待理会。

    这事不敢专断,随后商量商量再说。其实还是婉拒了!

    哪怕是到了清朝,谥号都是很严肃的事情。像是大清入关对崇祯皇帝的谥号,那时候李自成是真不懂这个,就没给崇祯谥号。到了多尔衮呢?他给了一个‘怀宗’,叫好好重新安葬,还做戏的哭了三天,才完成了这一场政治秀。后来进关时间长了,顺治帝读汉人的书读明白了,觉得多尔衮做的不对,又特意为这个下旨,取消了之前这个号。

    林雨桐脑子里过的飞快,就是说从这个层面考虑,你不能说礼部不对!

    况且,这只是礼部的事吗?谥号这个事,得太常寺说。人家说给个‘缪’,结合许敬宗此人一生的所作所为,给错了吗?

    如果把心放公正,不一味的站在武后的立场上去想这个问题的话,人家用‘缪’评价许敬宗的一生,并没有错。他违背律法知法犯法,以原配之婢女为继室。不好好教养原配之子,儿子与继室私通,流放了亲儿子致使其死亡。收了南地外族人的大笔的钱财,将女儿嫁给了对方,跟卖女并无不同。做臣子呢,不是没才华,而是品行不行。投靠武后,制造冤案,篡改史书,哪一条他是对的?在晚年,府里养着数百的妓子,修建亭台楼阁,专供妓子们居住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