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40)一更(盛唐风华(40)入了秋之...)(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林雨桐撩开车上的竹帘朝外看起。粟米穗子不长,高粱植株也矮,这便是而今北方的秋粮, 农人们忙着下地收割, 瞧着像是减产了。收庄稼这样的天固然是好了,能有充足的时间叫人把粮食晒干然后颗粒归仓。可这秋收了得种冬小麦的, 这么不下雨, 怎么种?

    正看着呢,香菊低声道,“殿下, 还是放下帘子吧, 尘土太大了。”

    是啊!满路的塘土,马车一过扬起那般大的灰尘来。

    放下帘子, 香菊递了湿帕子来。林雨桐重新净面,补了妆容。马车辚辚,重新朝山上去。

    林雨桐去的时候,武后正拿着名册, 看见林雨桐就招手,“你来瞧瞧, 这些名门闺秀哪个适合做潞王妃……顺道也把英王妃选出来如何?”

    林雨桐就过去,瞧见单独放着的两张,一个上面写着个房,一个上面写着个赵。

    她笑意不变, “您这是选出来了?”

    武后拿了‘房’,“房仁裕的孙女, 如何?”

    林雨桐不意外,李贤的正妃确实是姓房。她也知道房仁裕的来历, 而今只能装作不知,“没听过。”

    武后带着几分怅然,“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她像是回忆往事一般,“……房仁裕给他儿子娶的是并州王氏,可在当年废王皇后之时,却支持了我。”

    这是想说,她没忘了昔日的帮扶之情。在对方的子孙能力平平的情况下,她愿意与之联姻,将其孙女选为潞王妃。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是个不能反驳的人选。她才要说挺好的,结果就听武后又道,“他前年过世了,好久没想起他了。今儿突然就想起了,他当年平定睦州陈硕贞叛乱,好像还是昨天的事。”

    林雨桐心里有了几分明悟,原来根子在这里呢。这个陈硕贞可不是一般人,她是个女人,而且是在武则天称帝之前,已经称帝的女人。

    陈硕贞父母双亡,只跟妹妹相依为命,后被乡邻收养,长大之后在大户人家帮工维持生计。适逢洪灾,朝廷不开仓放粮。陈硕贞见周围的乡邻都活不下去了,就开了大户人家的粮仓赈济乡邻。后来被大户人家抓住吊起来鞭打,是乡邻一起救了她。于是,她带着她的妹夫,开始了造反之路。她自称是‘文佳’皇帝,官制一如朝廷。

    只是最后被朝廷给平了,她失败后被杀。当时就是房仁裕和崔义玄南北合围,平了此次叛乱。而崔义玄也是废王立武的支持者。

    而今,武后得闲了。想起这些曾经支持过她的人,想起了那些过往,也想起了那个大胆妄为又异想天开敢以女子之身自称皇帝的陈硕贞。

    是啊!林雨桐心里也感叹,成功者容易被人记住,失败者便不被大家所知!所以,大家只知道历史上出现过一个女帝武皇。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武皇成功了,而陈硕贞却失败了。

    但在林雨桐眼里,陈硕贞同样了不起!华|夏文明数千年,农民起义中女性领袖有几个?成为农民领袖且自称为帝的女人,数千年里,也就出了她一个!

    而这件事,在武后心里没留下种子吗?

    一个孤女,一个帮工,都敢于称帝!那权利到了一定程度的武后,她凭什么不敢?

    林雨桐想,被武后的支持者杀掉的陈硕贞,其实是给武后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的。

    她看着武后把这个‘房’字郑重的收起来,这便是潞王妃了。武后回过身来再看那个赵字,眉梢轻轻挑动了一下,“这个赵瑰还算是知情识趣,就他家的女儿配显儿吧。”

    还是把常乐公主和赵瑰的女儿配给了李显吗?

    这个婚配配的很不好,为何会说武后关了李显的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