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27)二更(盛唐风华(27)林雨桐敏...)(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林雨桐敏锐的意识到:朝堂上此次风波没有把武后怎么样, 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

    她不仅暗地里培养班底,在明面上,也没往回退缩!这不, 沉寂了月余, 招数来了吧!

    硬生生的将她和李治封禅的事刻碑以传后世!这是在扩大影响力呀!而这‘天’字的修改,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反思来的!她想来想去, 想出问题的根节了!说到底, 出在‘女人’二字上!

    女人怎么了?女人不是跟你们站在一片天底下吗?

    可叫自己看这个,跟自己讨论这个做什么呢?

    武后就道,“回头你去东宫一趟, r />

    这是叫自己去东宫做李弘的工作,不想叫李弘在这件事上反对。她只想给那些反对皇后干政的朝臣一个教训, 并不是要真的跟太子站在对立面上。

    林雨桐朝外看了一眼,武后才又道,“先给荣国夫人送葬,之后再看……”

    这是说暂时没想大力的提拔武家人。行!有这个话了, 至少好跟李弘说了。她拿了自己酿的酒来,“这一坛是白酒, 只是勉强能喝,有些烈,要存的时间长点口感就淳厚了。那一坛是今春酿的桃花酒,女子喝了最好!”说着, 开了坛子,倒了一杯, 自己先喝了,这才给武后倒了浅浅的两口, “要尝尝吗?”

    武后端了清冽如水的白酒,狠狠的嗅了嗅,这才抿了一口。哦!入口奇辣,喉咙间如火烧,入肚后浑身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来,“好酒!”

    而今有这样的烧酒吗?或许是有,不过该是在南边的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肯定是没有传开的!白居易的诗里有那么一句,说是‘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白居易是距离现在这个年代一百多年之后的唐人了,那时候应该是有少量的烧酒传播吧!跟白居易差不多同时期的,一个叫做雍陶的人也有诗词里提到了烧酒,说是‘自到成都烧酒熟,不思身更入长安’。这两人都是一百多年后的人,且一个提到了荔枝,一个提到了成都。可见这种酒在一百多年后,在南边偶尔能喝到,长安是没有的。

    林雨桐就笑说,“这酒得换更小的杯子来,回头烧制好了,再给您送进来。但这个您可得看好了,父皇不能喝。我给父皇带了茶来。”

    武后便笑,看高延福,“听好了,不可给圣人吃。”

    说笑了几句,林雨桐就告辞出来了。先去李治那边,他最近的病情又严重了,太子、朝臣、皇后,各方势力各种的理念,他能不操心吗?

    林雨桐搭在他的手腕上号脉,“太医该是说了,您不能劳神!”

    李治就笑,闻见有酒味,就更笑,“大白天的跟你母后喝了一杯?”

    “儿臣自酿的酒,不能给您喝!您这身体,是一点酒都别沾。”说着,就叫人拿了茶来,给守在边上的太医看了。

    太医点头,“公主殿下制药之道,不在孙道长之下了。”

    林雨桐就说,“瞎说,明明是茶,怎生是药呢?尝尝就知道了,一点也不苦。这茶不能煮,也不能添加作料,只沸水冲泡,便别有清香。”

    说着,又拿了一小罐子,“这是今春汉中郡送来的鲜茶叶,连茶树带土给我运回来了,我摘了叶子,炒制之后只余这一点,无涩味……您尝尝。”

    就是一种野茶,发酵的也不够,但一点涩味也没有,青黄的茶水,后味回甘,竟是喝出了几分禅意!

    而今不再加作料的茶也都是粉末状的,李治就觉得,这孩子是为了哄着自己吃药的,便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泡茶。笨想着,她的其他药茶要是弄成粉末,不就跟药汤子一样了么?所以,她就给改成这样了,瞧着清清爽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