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23)三更(盛唐风华(23)回府的时...)(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盛唐风华(23)回府的时候, 各个挺院里正忙着呢。讲柴火摞起来,点一把火,看着火少起来, 火焰比房都要高一般。这叫做庭燎。

    李钦载在李敬业这一辈儿行五, 是二房的庶子,今年才十八。

    这位五叔父也没比四爷打多少, 所以很能玩到一起。一见两人回来了, 先给林雨桐见了礼才说四爷:“怎敢不带人就出去?出了事怎么办?”

    正说着呢,李湘而来,手里抱着许多竹子, 也没法给林雨桐见礼。

    他把竹子往火堆里扔,瞬间霹雳啪啦的便响起了爆竹声!爆竹声响起的瞬间, 许多的小红火星子蹦起来了,往上直窜,这便是烟花了。

    也幸而大唐的庭院阔朗,又一直进进出出的有人守着。

    正堂里, 外间是守夜的男人,里间是守夜的女人。两人谁都没说遇到刺杀的事, 没破坏着过节的气氛。

    跟女眷们坐在里面,小刘氏喊着人来给林雨桐温酒,“快喝一杯来暖暖身。”

    一口温酒入口,什么感觉呢?这醪糟味道……还不错!

    所以, 太白斗酒诗百篇那是因为他喝了十扎跟啤酒度数差不多的酒吗?她这会子脑子里想的是,太白是哪一年生的呢?会见到吗?我打算酿点白酒, 斗酒之后他还能做出诗来算我输!

    完了!这闷掉之后,小五婶嚷着闹行酒令。

    一说行这玩意, 林雨桐就想跑。这东西就是红楼里那个特别文雅的那个‘女儿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种级别的。一个闹不好,就成了刘姥姥的,‘一个萝卜一头蒜’了。

    四爷进来给长辈请安,路过的时候低声跟桐桐说,“在家里,学吧!出门做客饮宴做不了这个,不成。”

    没闹!以后你见的多了就懂了,唐诗能兴是有原因的。

    四爷一走,人家就开始了!王氏身边一个婢女是令官,时间短,林雨桐也不知道叫什么。只听她说:“飞花纷纷满城春……”而后指了指太夫人刘氏,刘氏脱口就道,“春光盈盈溢妆台……”说完满饮一杯。

    王氏端着杯子,漫不经心的对了一句:“台上重重宫阙峻……”说完端着杯子看林雨桐。

    峻什么呀?

    刘氏很不快的看了王氏一眼,这般生僻的‘抬头’,对于一个念着佛经长得孩子来说,叫她怎么对呀?

    “峻峭辚辚遗尘埃。”顺着吗?管它呢?大概顺着呢吧!

    王氏那一挑眉的动作叫她知道,还不算太差。

    果然,在她端了杯子喝酒的时候,又论别人往下续了。这多是诗词演化来的,可要在瞬间把这些都想起来,且还得改动一二叫它顺情顺景和韵律,其实挺不容易的。

    谁再说跑到大唐来,先把礼拜和杜甫和那谁谁谁的诗词给用了,羞煞旁人被人追捧云云,那可想的太简单了!这玩意成了日常交际里不能少了的东西,你试试就知道了!不能你一写诗,就叫人惊为天人,可平时一玩,一句都续不上,那不用问大家都知道:这家伙花了大价钱找人给捉刀了。

    林雨桐觉得,她以后得尽量的‘孤僻’一点,像是这样的游玩饮宴,不是咱不爱玩,是真的不会这么玩。

    晚了这一轮之后,刘氏先说:“不玩这个了,没意思!掷骰子怎么样?玩吗?”

    对嘛!这个咱就很可以了嘛!

    想想宴会上还能玩这个,那我也不是什么宴会都不能去的!我是公主,主人得照顾我的感受对吧?玩就玩,做的什么诗嘛,好烦!

    熬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是元日了。元日得给家里换桃符,而后去宫里拜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