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唐风华(5)加更(盛唐风华(5)这事如何去...)(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大理寺卿侯善业乃是第一批投靠武后之人, 仅在李义府之后。李义府是武后还是昭仪的时候就已然投奔了,侯善业只比此人稍微晚了一些而已。

    也因为如此,他数年之间, 一路被提拔至大理寺卿这个位子。

    这事, 怎么说呢?这种事怎么审理?只眼前这个投案的人说,这可没法定案。你说安定公主活着?一个闹不好就是混淆皇室血脉。这要是一般人家, 认孩子回去, 那孩子的父母还得能说出孩子的特征呢。

    如今,空口白话的,就多出一公主呀?你敢说我不敢判呀!偷盗了金棺, 我不否认。但你拿什么证明, 孩子是活着的呢?他马上叫此人闭嘴,单独关押起来, “此事事关重大,本官得禀明圣人和皇后才算可审理。”

    林有信心说,这跟那人交代的是一样的,他倒是不慌, 不住的点头,“小人所言句句属实, 若有半句假话,叫小人不得好死。”

    侯善业面色稍缓,对此人挤出两分笑意了,而后直接往宫里去。

    李治正在椒房暖阁之中, 青铜的兽嘴里吐出若有似无的烟气,带着若有若无的药味。边上坐着的是太子李弘, 也还是少年模样,正低声跟李治说话:“……儿听闻父皇又大赦天下之意……”

    嗯!册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 当然要大赦天下。这里面的道理,却不可言传只可意会。他就笑问太子,“我儿可是有要特赦之人?”

    李弘摇头,“儿子不是有特赦之人,而是又特不能赦之人,还请父皇将此人列为永不赦免之罪人。”

    “正是李义府!”李弘说着,就带着几分气愤之意:“儿从不知此人这般的胆大妄为。”

    李治皱了皱眉头,“李义府……”这都哪一年的事了?他轻轻的拍打着额头,半眯着眼睛说此人,“出身寒微,乃是贞观十七年,为父被册立为东宫之后,在东宫中担任过太子舍人……之后得罪了国舅长孙,被贬为壁州司马……那你可知,他又是怎么爬上来的?”

    “知道!”李弘低声道,“他是上折子赞成父皇册封母妃才得以晋升的,可是……”

    李治摆手,正要说话,便听得外面脚步匆匆,来人禀报,“圣人,大理寺卿有急事候见。”

    李弘扶着父亲坐起来,低声道,“这个侯善业,一样是逢迎之辈。”

    这孩子!李治才要说话,想想周围的耳朵太多,到底只笑了笑,夸道,“我儿为储君,当的起一个‘正’字!如此甚好!上梁不正下梁才歪的,而君正臣自然不斜。宏儿如此,为父心甚慰。”

    李弘谢恩,起身就要告退。李治摆手,“走吧,一起去听听……听听大理寺又有什么事。”

    父子里回到东内,侯善业已经等着了。

    李弘扶了李治坐过去,侯善业赶紧见礼,不等问就一五一十的说了:“……此事臣要问案,圣上和皇后乃至当时宫中伺候之人,办理丧仪的人员,都在被问之列……臣斗胆来问,当年是安定公主是否真的薨逝了。”

    李治没言语,自然是没了气息了,这才安葬了的。好端端的,前脚才说朕子女宫大盛,转脸安定就活了?他眼睛微微眯了眯,是皇后按时侯善业做的?不会!这没有丝毫意思!

    他交代内监,“去请皇后来一趟……宣太医院院正即可前来见驾……”

    皇后来的当然更快些,李弘见礼,扶了母后坐下。李治指了指侯善业,“再为皇后说一遍。”

    是!侯善业就把话又说了一遍,又问,“敢问娘娘,确定安定公主当年确实是薨逝了吗?”

    “安定是发热,一直不见好……药也喂不进去,乳也进的极少……哄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