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223)万字更(明月清风(223)鳌拜是...)(1/9)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223)

    鳌拜是奔着杀莽古尔泰去的, 但莽古尔泰也是沙场宿将,刀一挡,顺势一滚, 只胳膊被砍伤了, 人却暂时没事。

    费扬果心说,还不如这么死了呢!如今这怎么着呀?

    果然, 皇太极大骂莽古尔泰,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果然是豺狼的心性,朕多方优容于你,你却这般行事。朕还是太蠢, 怎敢信你?你为了邀宠连你的亲生额娘都敢杀, 还有什么不能不敢干的!”

    把这个不能提的事又重新提了起来!

    莽古尔泰的眼珠子瞬间就红了,用没受伤的手臂指着皇太极, 嘴唇抖动的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难堪的又何止了莽古尔泰,还有代善。

    当年莽古尔泰的额娘富察衮代,虽以私藏钱财的罪名定罪,但其实, 据说还是跟代善有染。这个真假不好辨,但当时检举的人是那么说的。这种事最怕的其实也就是莫须有三个字。后来阿巴亥还是跟代善有染。当年努尔哈赤还活着的时候, 其实没把代善如何。

    可代善很清楚,当年没事,如今旧事重提,未必不会没事。

    这个狩猎一结束, 代善就叫了儿子到书房,“以后要听话……不可再肆意!”

    可岳托是宁肯听皇太极的, 也不愿意听他阿玛的。在岳托和硕托这哥俩的心里,代善就是那个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的后爹, 你不听别的女人撺掇要害我们哥俩就不错了,能这么好心?而后直接转身走了。

    代善:“……”一个人坐在书房,而后写了一个折子,说这个四大贝勒共同理政,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如今不同过去了,皇上雄材伟略,我就不去给您添乱了。

    折子上上去,皇太极直接给批了。

    庄妃给斟了茶过去,就笑道:“该叫姑姑给二哥哥送些厚赏去。”

    皇太极点头,点了点庄妃。是啊!这三个参政的贝勒,一个死了,一个废了,一个退了,好说不好听呀!既然如此,代善就该厚赏。

    他就瞧见庄妃把他批过的折子压在最只管给大贝勒送去。这赏赐,你得亲自跑一趟。跟大贝勒说,皇上很生气,也很伤心,说是兄弟相互扶持到现在,大贝勒这一退,皇上觉得是他没做好……”

    苏麻马上应了,见了代善,把话说了,“……皇后娘娘和庄妃娘娘说,若是身体不好,就先养着,等到养好了,还得您回去。要不然,皇上真该伤心了!”

    代善心里明镜似得,先给赏赐,再说身体不好,等养好了再回去。啥意思呢?就是皇上怕人家说呗。皇上这是跟汉臣接触的久了,也喜欢‘□□三请’的戏码了!行!再上折子,再祈求要退,如此再三,那压在最      夜里了,书房里灯火通明,皇太极靠在榻上,揉着额头,庄妃问说,“又头疼了?”

    皇太极叹气,“朕做了该做的……可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庄妃就道:“那皇上再给二哥哥些恩典就是了!也确实该给个恩典了。总是贝勒贝勒的,二哥哥也很尴尬,尤其是费扬果已然是郡王了,二哥哥还是贝勒……”

    是啊!这个时候,非给个大大的恩典,叫人知道,朕是赏罚分明的。

    于是,转脸,代善就被封为和硕礼亲王,世袭罔替。此为大清第一个铁帽子王!

    在代善被册封为世袭罔替的亲王之后,莽古尔泰的伤情骤然恶化。费扬果奉命去看望莽古尔泰的,这家伙是自己在找死,身上本身就有伤,却整日里抱着酒坛子不撒手。喝醉了就在府里大骂皇太极过河拆桥。

    费扬果扶起了他,“五哥,皇上一没有问罪,二没有撤掉您的职位,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