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219)二更(明月清风(219)四爷朝...)(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219)

    四爷朝张采点点头, 抬手叫张采坐下,这才道:“在回答张先生的问题之前,朕先订正一点。其一, 鞑子这一类在嘴上占便宜的称呼, 以后一律禁止。你叫我北鞑子,我叫你南蛮子, 没有任何意义。事实上, 千年来,北方的游牧民族,时有兴起。正视他, 不自傲, 重视对手,方可立于不败之地。其二, 你们嘴里的鞑子,已然有了一整套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他们不是化外野人,那是一个咱们想要拿下要付出不知道多大代价的国家。他们有他们的习俗, 他们的文化,你可以不认同, 但请选择尊重。这不仅仅是对满清是如此,对蒙古,对安南,对咱们的任何一个属国, 都是如此。在尊重人家文化的基础上,再谈其他。不要急着把咱们的东西强加于人。按说, 咱们的船能走的很远,咱们的心胸也该放大一点……天下大了, 不独独一个新明。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国家,就跟人分各式各样的人一样。张先生,你可以问问理藩院的朱大人,给予别人足够的尊重,这是咱们对外最基本的要求。”

    朱运仓站起来,朝张采点点头,确实是如此的!从自己一接管对外的事务起,大明的政策一向是如此的。所以,张采这样的愤世嫉俗之人,有些要紧的官职真不能给他。他这样的性情,在要紧的时候往往能坏了大事。

    张采犹豫了一下,然后表示接受这个说法。

    四爷这才道:“关于是否引狼入室……”他说着,就看向王纪等人,然后跟张采道,“这一个,我不能详细的在这里告知你,因为朝廷的许多事,有一个保密期。但如今在坐的四位致仕的阁老,你该相信他们。他们能判断出,朕是否在引狼入室。”

    王纪看向张采,好似对他问出这样不知轻重的问题很不高兴。他沉声道:“老臣可以作保,皇上那么做有充分且足够的理由,目的是为了新明好的。此件事,内阁曾经商议过,且全票通过的。”

    张采皱眉,并不是怀疑这个话。但是,动不动就是秘密,朝廷是否有意在欲盖弥彰?

    坐在后面的李夫人就接话了,“这位张大人,我家铺子里的账目,那都是秘密,不可轻易示人。你怎么会觉得朝廷该不设防呢?”

    紧跟着就有人在后面嘀咕了一句,“要是朝廷什么都公之于众,那学社的人是不是早把咱们的秘密带出去了。”

    这话不大不小,说的张采顿时是面色通红,而后坐下。林雨桐知道,张采是那么想的,而后真就那么问了。他要是脑子里想的了那么多,也就不会叫人给涮了。

    那个讥讽张采的,林雨桐在上面看的很清楚,人和名字也能对的上。此人是什么人呢?此人是胥吏!对的,就是衙门的胥吏。只因在这一行里做的人缘很好,被推举上来的。

    此人叫姚木,胥吏世家出身。

    林雨桐把此人的名字划拉下来,这是个胆子极大的人。

    四爷就问,“还有谁,有什么要问的?”

    李夫人紧跟着就举起手,四爷点头,说吧。

    “民妇问的是小事……”

    “事哪有大小?”林雨桐就鼓励她,“没关系,只管说就是了。”

    李夫人这才红着脸道:“女子出门做营生,所获钱财,丈夫是否有权支配?”

    这是新冒出来的问题,才一问出来,顿时就嗡嗡声一片。这算是什么问题呢?那照这么说,丈夫的钱财,妻子也无权支配。

    这个话该怎么答?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她是觉得应该提高女子的地位,尽量的叫女子经济独立。但是呢,要说男子挣的女子有权支配,女子挣的男子无权支配,这其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合适。林雨桐就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