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209)二合一(明月清风(209)大朝一...)(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209)

    大朝一散, 这改国-号的事就闹到了明面上。

    之前是小规模的,就那么一点人知道的事,现在好了, 都知道了。

    在朝中为官的, 大致也分位两类:一类觉得无所谓,新明就新明, 不还是大明的延续嘛!这就是相当于彰显皇上功德呢, 他们觉得在这上面纠结完全没有意义。而另一类是觉得,国号不同于其他,名字再是没撇开大明, 但终究是不一样了。就跟东汉西汉一样, 一样吗?不一样!

    东西汉之间好歹还有个王莽乱政,可大明这不是过渡的好好的嘛, 干嘛突然来这一套?

    耿淑明在家说他爹,“您干嘛跟着裹乱?”只是之前出公差了一趟,被大雪给挡在驿站里了,结果一回来就碰上这个事, 这才发现自家爹和自家老丈人,不在一个阵营里站着。就二娘那脾气, 好家伙一进门她就嚷嚷开了,问说,“你们耿家是什么意思?”

    在二娘看来,自家爹的做法就是端着人家的饭, 却偏砸了人家的碗!

    当初就是因为耿家跟那位李老先生的种种瓜葛,这才被重用的。这重用了, 就请保持你的立场别动摇呀!怎么着了,把你提上来了, 都搁在内阁了,然后你转脸跟其他人又尿到一个壶里去了!这叫人怎么看林家,怎么看皇后,怎么看把你提上来的皇上。

    您可以装病,反正您也不年轻了,天又这么冷,哪怕有专职的太医,可太医院的太医精的跟猴似得,那位太医院管事的王肯堂,比您会当官。您稍微露出点意思来,他就知道怎么办了?给您开两包艾草在家里泡着都算数的。您躲了不掺和不就完事了吗?干嘛非得掺和进去?

    他这么油滑的人,怎么碰上这么一个爹呢!

    耿念秋朝儿子摆手,他有他的坚持,“你爹在别的事上,从来没有跟皇上唱过反调。什么事都行,只要是对大明有利的,你爹要是添乱,你怎么指摘你老子都不为过!可这事跟别的不一样!念书明理,忠的是君,爱的是国……”

    可君还是那个君,国也还是那个国,哪里不一样了呢?耿淑明就道,“儿子赶明就改名字,不管是叫耿南北还是叫耿东西呢……我改了名字,就不是您儿子了?您呐,就是老顽固。管它叫什么名字呢?人是国的根本,人没变,怎么就非较劲呢?”

    耿念秋的想法是这样的,“咱得承认,皇上自登基以来,一桩桩一件件,朝政清明,都是皇上的功勋。可这才哪到哪呀,以这样的法子彰显功勋,是想做什么呢?帝王最怕的是什么?是骄傲自大,是躺在功劳簿上……而后呢?”

    耿淑明看自家爹的眼神充满了惊奇,“您竟然是这么想的?”

    这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传承与孝道!历代君王便是昏君,谁都能指摘,就皇上不行。而今这行为,难道不是在指摘历代先皇?

    耿淑明就问他爹,“您觉得皇上哪件事办的,不是务实而目的明确。在这件事上,您以为的只是您以为的,这背后藏的东西,您当您真看明白了?”他觉得跟自家这老爷子掰扯不明白。

    掰扯不明白,那咱就不掰扯了!

    他直接出去,半个时辰左右,就又带了太医来。

    耿念秋皱眉,“做什么呢?”

    耿淑明看王肯堂,“我爹这是……不舒坦偏嘴硬,他能不把身体当回事,可做儿女的不行呀!有个内阁的爹,咱便利也荣耀,但是,再便利再荣耀,也没有老爷子好好的活着叫儿孙心里踏实来的要紧。”

    王肯堂连连点头,看着红光满面的耿阁老,“我跟你把个平安脉。”

    不由分说的,胳膊给儿子拉出来,把手腕亮出来叫太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