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94)三更(明月清风(194)坐在后...)(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94)

    坐在后面的几位先生, 这会子可顾不得皇上是不是在骂人。因为皇上说祖大弼问的问题里折射出的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在军中,以上对下的模式得变。

    怎么变呢?

    太|祖出台各种的律法, 是防着下层将士被欺压欺负。到了皇上手里, 皇上在吃穿上尽量保持上下一致。熊廷弼觉得,如果太|祖之前的行为能被称之为护兵的话, 那么皇上从吃穿和安置亲属上看, 就属于爱兵。

    当然了,这也不稀奇,带兵的将领都知道, 爱兵如爱子!真的做到关爱了, 他们就肯为你拼命。自来带兵都是这样的!

    而皇上呢,坐在上面, 也不亲自领兵,他觉得皇上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可如今从皇上的话里听出了另一个意思,那就是在护和爱的基础上——还得教!

    对!不仅仅是训, 还有教!

    除了训兵之后,还得教兵。

    训练是为了战的, 可教又是为了什么呢?教的大头兵们什么都懂了,会更好带吗?

    自来也没有谁这么实践过!

    他一直以为,带兵的将领可分两种,一种是孙传庭那种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 一种是祖大弼这样的冲锋陷阵不计代价不要性命往前冲的。

    第一种,这种将领是该懂的都懂, 不用多费唇舌。这种人放在军中,有多大作用不知道, 但至少不会坏事。

    第二种呢,他们是什么也不懂。正是因为什么也不懂,所以才不容易质疑,是那种一声令下不问结果就敢拼命的。

    在军中,这两种是缺一不可的!但他们呢,又不必成为彼此。

    愚兵好带,一如新军,最开始不就是一群愚兵罢了!

    而如今皇上的意思却是:不能愚兵。

    是因为李自成等人成长的能独当一面,叫皇上心里对下层的将士有了不一样的期许了吗?

    不管皇上怎么想的,但熊廷弼保留意见,为什么呢?因为他总觉得,人要是懂的多了,顾虑就多,想的就多,一声令下之后,思量的也就多!要真是教好了,也还行!就怕那种半懂不懂的,这种兵未必有傻兵好用。

    当然了,这都是桌面下才能讲的话,放不到上面来的。

    那边皇上还在说祖大弼,“读过孙子兵法吗?”这个读过!这要是再不读,何以带兵。

    四爷就问他说,“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这话何意?这几日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你身为战将,一个愠字,便能坏了大事。只一小小的情绪,你尚且不能自抑,那么敢问,何以敢把大事托付给你?”

    祖大弼张口结舌,不过是跟人起了争执,屁大点的事,结果叫他说的,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这将也当不得了!

    为啥呢?怕脾气上来,致战!

    哎呀!好气呀!那个野娘们教官把自己摔了两次,都没说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将领,结果这个小白脸只因为脾气就否定了自己。偏话是兵法上的,叫他一时还想不到辩解的话来。他顿时有种改天就偷摸套此人的麻袋的想法。

    这人是先生呀,先生对学生的评语是特别要紧的!这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自己得完蛋。

    他把自己的手指关节捏的嘎嘣响,以此来控制自己的脾气。

    四爷笑着点点头,“你看,点出缺点的好处就出来了,这不是慢慢的学会了控制了吗?对!就该如此,要发怒之前,多思量两分,多想想今日的话。真能把这毛病改了,你的前程可期!”

    好大的口气!真的好气死人了!

    他越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