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90)一更(明月清风(190)校场上...)(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90)

    校场上跑的呼哧呼哧累成狗的祖大弼不知道明儿有人等着收拾他呢, 他是最开始占尽了优势,超越了那一排新军之后,那是相当得意。跟老子比体力, 老子会输?

    可是, 持续的奔跑,这玩意跟坐在马上长时间的骑马还是不一样的。没错, 骑马是需要极好的体力, 但是御马若是娴熟,其实没那么累。人不用一直一直的挺着。只要不是急行军,总也有工夫放松一下, 况且, 人不歇着,马也得歇着了!在马上放松起来, 真就是挂着睡一觉都行的。骑马除了御马的技巧,再就是得承受颠簸之苦。

    可奔跑跟颠簸是两回事!这会子跑开了,自己不是骑在马上的人,辛苦程度跟坐下的马是一样的。试问, 骑马而行,是马辛苦呢?还是人辛苦?是马消耗的体力大呢?还是人消耗的体力大。

    这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跑的快的时候, 心里还得意!结果呢?越跑,越不成。呼吸跟不上了,双腿沉的迈不开了,速度是越来越慢。然后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声音不重,但是步调一致。打头的是李自成, 身后一个挨着一个。人和人间隔的距离,最多也就两尺, 一个展臂的距离而已。

    他们满头大汗,但是呼吸跟之前好似没有多大的不同。且从头到尾,谁都不看,一个挨着一个,保持着那样的速度。

    他瞧着这些人要追上了,鼓了好大的劲儿朝前跑了一段,结果人家没追他,还是那个德行。他回头看,速度慢下来了,想快点,结果不行!不大功夫,又是这种脚步声,这是又追上了。他噢噢噢的呼喊着给自己鼓劲,又冲了一段,然后慢下来了。可这些人就跟哈巴狗似得,怎么追着还不放了,眨眼又到跟前了。如此再三,他再也冲不动了,结果人家反超了他,走了!

    刚超过的时候,他还鼓着劲儿,奔着追了,可跑了百步不到,扑腾往前一趴,摔了个结实!狗娘养的,老子不跑了!老子上战场打仗,骑的是马,又不用老子跑。何苦受这个罪?谁家的主将会跟着大头兵一样跑呀?万一真在战场上陷入这种绝境,大不了战死便是!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叫老子跑?

    呵呵!老子不跑了!

    卢象升路过,说他:“祖将军,军有军规,不跑怕是得受罚!”且集体受罚!

    史可法路过了,看着教官在朝这边走,就低声道:“哪怕是走下来呢……要再被罚,在下就活不成了……”

    这是都怪自己害他们被罚吧!

    “啊——啊——啊——”

    满场子都是他的嚎叫声,浑身是土的爬起来,继续!

    这么会子工夫,新军又超过他了,这是甩下一圈了。

    狗R的,一个个的是要饭的时候被狗撵的多了,练出来的吧。

    他一边朝前跑着,一边嘴里嘀嘀咕咕骂骂咧咧,马祥麟跟着新军的步调有点难,这会子已经被甩下一截了,但也没追,他聪明的调整自己的步调,尽可能不紧不慢。这不随后就反超祖大弼了吗?

    一靠近,就听见这家伙嘀嘀咕咕,又是要饭的,又是狗撵的,他跟祖大弼并排,放慢点速度就道:“祖将军,禁声吧!”什么话都敢说,要饭的被狗撵,你咋不说太|祖当年被狗撵了?!这货这张嘴呀,真叫人恨不能给缝起来了。

    说完了,他快两步,跑走了。

    祖大弼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前面不远处,跟老太太小碎步往前挪的孙传庭,他才不见外的问了一句:“干嘛不让说新军是被狗撵的要饭的……”

    话还没问完呢,孙传庭噗通一下,直接给坐地上了,不顾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