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88)二更(明月清风(188)先生是...)(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88)

    先生是谁呢?

    来的是为白须的老者, 看年纪绝对在七十往上。此人是谁?除了新军这些在军事学堂和资历深的卢象升满桂等人,像是马祥麟他就不知道这先生是什么来历。

    从地上站起来的卢象升明显愣了一下,“……先生!”

    此人姓刘, 叫刘綎。什么来历呢?万历年间的武状元, 他的镔铁刀重一百二十斤,在马上抡刀如飞, 人称‘刘大刀’, 后世被誉为晚明第一猛将。这人有什么样的功勋呢?

    平定缅甸的倭寇,平定了罗雄的叛乱,几次出征朝|鲜, 而后平播酋, 平GUO,参与战争大大小小数百。按照既定的历史, 此人早几年该战死了。但因着四爷的参与,将这么一个功勋显赫,且征战几乎全在藩属国的战将保全了下来。有太医给调养着,一直养在军事学堂。

    他的声名、他的资历, 在而今大明的所有战将里无出其右。

    跟他比战功?跟他比资历?跟他比勇武?哼哼哼!边儿玩去!连熊廷弼这种的,在这位老先生面前, 都得缩着肩膀。老先生为大明平定边乱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还都光着屁股吃奶呢。

    此时老者进来,像是没看到这个乱劲一样,回身还问孙传庭, “你火急火燎的喊老夫来,叫老夫看什么?”

    不是!老将军……不!不能叫老将军, 只能称呼先生。

    先生,您年纪大了, 抡刀吃力了,眼神也不济了吗?瞧不见这个战场?孙传庭被这位先生给整不会了,他只得先伸手拉了离他最近的马世龙起身,然后一脸讶异的道,“呀!嘴角都出血了。”

    马世龙摸了摸嘴角,果然见血了!他朝里面那几个已经站的端端正正,面无表情的新军看了一眼,然后朝孙传庭摆摆手,被人揍了,这么丢人的事,好意思说吗?军中相互打架的事多了,只是自从地位上来之后,好些年没遇到这种痞子了!

    告状这种事,在军中特丢人!不就是挨了一顿吗?回头打回去不就完了。

    他没言语,只朝边上让了让,然后欠身,“先生好。”他的先生是孙承宗,自然也听过这位刘大刀。在这位面前,乖顺点没坏处。

    老先生‘嗯’了一声,好似对这位的态度还不错,“学堂有药房,一切费用全免,去领药也可,去叫医官上药也好。”

    反正是伤了有人给治,至于怎么伤的,只要不说,就没人会过问。

    那边满桂要起身,一起来就又撞到已经倒了的置物架上了,险些摔了。史可法伸手扶了一把,没言语。

    老先生好似才发现似得问了一句道:“这置物架这么结实……是怎么倒了的?”

    祖大弼紧跟着就道:“小人暗算,推到架子砸人!”

    这话一出,都看他!

    老先生好似特别感兴趣,眼睛都亮了,“谁是小人?你看见谁推倒了架子?”祖大弼指了指王自用,“他!”

    王自用瞪大了眼睛,“祖大弼,不能这么诬赖人呀!你这人怎么好赖不分呢?我还帮你铺了铺盖,转脸带你去归置东西,结果你却说我害你!我问你,你站哪?我站在哪?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推倒了架子?”他说的可带劲了,还过去示范位置,“……我站在这里,祖大弼在这里……他就是后脑勺长眼睛也看不见呀!谁知道这架子怎么倒了呢?先是盆儿往下掉,我一看不对,赶紧跳炕上了,只是没砸到我而已。看看看!这还有我的脚印呢!”说着,就朝孙传庭咧嘴一笑,“不好意思啊……踩到你的被褥了,我的也是新的,我跟你换……”

    这他娘的好不要脸!孙传庭摆手,不用了!他倒是想看看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