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87)一更(明月清风(187)打吗...)(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87)

    打吗?

    孙传庭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正对着门的地方, 这里是距离那些泥腿子最远的地方了。他皱着眉,看了一下这个环境,显然, 这么住着容易生事。

    这不成!

    他往出走, 出去的时候拍了拍史可法。他俩都属于正经的科举出身的进士,担任武将是没错, 但他们是儒将。

    儒将是嘛呢?就是不能跟祖大弼这种抡大斧头的比, 咱就是高卧牙帐,排兵布阵指挥打仗的那一类。能骑马射箭吗?能!但跟这些舞刀弄枪的真不一样。当然了,跟那些扛锄头出身的就更不一样了!

    这眼见是要冲突的呀, 真打起来, 这些二货会抡拳头的。比拳头,咱的肯定没人家的硬, 又相对年长的他,留在这里再被人给揍了,丢不起这个人呀!

    所以,体面的出来吧!剩下的人里, 看谁能干过谁。

    再说了,咱也不是白出来的, 对吧!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放在一个屋子里,相看两相厌,这又何必呢?还是得找先生的。想办法调配一下寝室,军事学堂的地方极其大, 就这个给高级将领预备堂的地方都极其阔朗,他可不信再腾不出个房间来。

    比如那两位女将, 完全可以用一个小的房间嘛,那么些角房哪个房间塞不下这两人。再把女将的房间腾出来, 两边分开,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他这么一拍,史可法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出去了。其实史可法报名之前,专门去找了他的恩师左光斗。先生的意思是,好好听令,努力进学。

    这意思就是,叫自己摒弃所谓的阵营,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去做好做学生的本分。

    先生这些年其实很受皇上器重,除了年节,先生的寿辰,先生父母的寿辰,师娘的寿辰,先生家里的婚丧嫁娶凡大事,宫里都有过问。可以说,东林旧党之中,无人可比师父更受器重。杨涟当年跟先生并肩,以杨涟为首的时候还多些,可结果呢?这些年过去了,杨涟早被边缘化了,但是更务实的先生,却一步一步的稳扎稳打。以他的估计,先生只水利这一项,荣宠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他都觉得,这次他被选上,应该是有先生的面子在里面。其实比自己有资历的人大有人在,选上自己,绝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从一开始,他也没想到这事能砸到他身上。

    因着先生的叮嘱,他是跟谁都没事先联系。可谁知道才一到转角的路口,就被孙传庭给拦住了!他在这里等人呢,啥时候来的都不知道,反正他路过的时候被拦住了。

    那你说能不接着人家这份好意吗?

    这孙传庭是谁呀?比自己年长成十岁,老牌的年轻进士,二十七八的时候已经是一省巡抚了。可自己这个年纪也才考上进士而已。

    压根就不是一个板凳上坐着的人,避又避不开,他现在主动叫了,那怎么办呢?还得去呀!

    这不,他就暂时把铺盖放在刚进门这一溜的炕口,然后跟出来了。孙传庭已经站在台阶下了,里面吆喝什么,在外面听不大清楚了。孙传庭含笑站在找几位先生,把这一个个的都给调开。你我同去?”

    史可法点头,“也好!”打架确实干不过人家,还是找个体面的说法,躲了吧。

    里面站在门口的孔有德扫见离开的那俩,用肩膀怼了怼尚可喜,示意他看看,有精明人溜了嗳。

    尚可喜跟孔有德一个来处的,两人是熟人。虽然不知道为啥人员名单里会有他们,但想想他们也是辽东旧人,他们以为是筹功和安抚之意。毕竟,袁崇焕这个事,确实叫人很意外。他们在辽东的时候,毛将军倒是跟袁崇焕倒也没啥矛盾。等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