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78)加更(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78)

    很多人哭了!没有缘由的, 眼泪就下来了。

    新军的许多人,都混在人群里,心里滋味难言。台上, 贺一龙的媳妇哽咽落泪, 却不敢哭嚎出声。忠臣、功臣,当杀吗?

    林雨桐开口问了吃不下, 睡不着, 我总想起那个面黄肌瘦的少年,总想起在校场上被余晖照在脸堂上的青年……我想起他为了朝廷的运费不至于浪费跟袁经略的争执, 想起为了岛屿的将士能尽快的拿到粮草物资不曾跟上官妥协……我想起他为了袍泽遗孀出头而糟小人报复……我想起那个以为没教好儿子而无颜活在这个世上的老娘……我还常想起,他还有妻子需要照顾,他还有子女需要抚养……他还有很多很多的需要他做的事,却再也无法完成了。我在想, 他到死的时候是不是都在遗憾,将军未曾死在战场上, 而死在了自己人手里……这又是何等的讽刺?!

    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呢?叫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这么的死了!他得被人记住,他值得被人记住。我得叫人知道他白璧无瑕, 叫他走的清清白白,叫他在九泉之下, 见到老娘的时候,能告诉老娘, 说您养的儿子忠孝节义,样样做到了。可做到这些就足够了吗?我扪心自问,这些就足够了吗?

    贺一龙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我说起这个人之前,你们中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可整个大明,有多少这样的贺一龙呢?贺一龙还有我知道他,但我更知道,大明的许多武将,我都叫不上名字。连武将我都认不全,更别提那一个个普通的士卒了!他们知道皇上,知道我,但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他们家里还有谁,他们都经历过什么。这些人籍籍无名,但他们一样抛家舍业,为大明的江山抛头颅洒热血。”

    说着,她就看向袁崇焕,“袁经略,这些将士,难道就不重要吗?”

    袁崇焕跪在当场,此时才真的意识到怕了!

    林雨桐叹气道:“你才能出众,朝廷给你高官显位,以酬你之功!可那些依旧守在边疆的老卒,到死都是默默无闻,所得也不过是朝廷供养吃穿,能他的父母家小一个安身立命之地。戍边艰苦,打仗凶险,将与士在这事上,是等同的!你苦,他们更苦。你险,他们更险。为将者爱兵,缘何?因为是他们的尸骨,铸就了你的功成。

    皇上数次在信中跟你说道理!皇上说,有百姓子民,他才是皇上。爱百姓子民,他才能是皇上。同理,有将士,你才可为帅。爱将士,你才能是帅!皇上的话,你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袁崇焕咚咚咚的磕头,却始终不发一言。呀!没这样的道理!”

    是啊!没这样的道理!

    “别管谁用计策不用计策的,大明的事情别人管不着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犯了国法了,凭啥就得例外!”

    呼喊之声瞬间响成了一片。

    紧跟着,有几个书生样的人往前挤,手举的高高的,这是有话要说。

    林雨桐抬手,“有什么话,上来说。”

    哗啦啦的,上来七八个。

    一个高瘦的青年走到跟前,站在喇叭边上,“娘娘……以法论,袁经略该杀!可法外,尚有理,尚有情!大明律例修订之时,皇上和娘娘都曾说过,法理情,兼顾者,才为上。论了法,那是不是得论一下理呢?辽东情势复杂,贺将军瓜田李下的与满人交往,是否言行上也有不妥之处。且不论孙元化是不是心存报复,只说他发现贺一龙跟满人交往,心有怀疑,而后将怀疑直接禀报上官,抛开其人品行如何,此举难道就没有合理之处?袁经略一听此话,当时怒不可遏,只带亲随前去问话……袁经略是故意杀人,还是愤而拔刀,手误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