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75)三更(明月清风(175)仇六经...)(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75)

    仇六经说的这个事呀, 林雨桐强忍着才没露出异样来。她把手里的茶碗往桌上一放,谁知道一撒手,哗啦一声, 杯子碎了成了几片, 茶盏的盖子从上面翻滚下来,落在地上, 咕噜噜滚了几圈, 这才停在仇六经脚边。

    仇六经赶紧起来,娘娘这气性得多大,手攥着茶碗, 愣是给攥碎了。他忙道:“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臣去办。不管什么事,臣都接了, 您别动这么大的气。”

    林雨桐深吸好几口气才道:“再详查,看里面是否有大清的手笔。若是真有人在其中挑拨,他袁崇焕便只是过失!可若中间无人挑拨,而是他别有目的, 这事就另当别论了。”

    是!臣这就去查,亲自跑一趟。

    “去忙吧!”在仇六经面前, 到底是没发出火来!可人一出去,她蹭的一下就站起身来,在屋里徘徊,这事——可恶!

    正无处发泄呢, 四爷脚步匆匆的回来了,必是刚才茶盏的事, 把 地上茶盏的盖子还在呢,没人敢捡了。他给周宝使了眼色,这才拉了桐桐往里面去了,“生气了,把屋里的东西都砸了都行,怎么用手捏了呢?”

    没想捏,劲儿使大了!林雨桐扭脸看四爷,“这事它不单纯。”

    这话多傻!朝上的事,哪有单纯的。

    “袁崇焕说贺一龙中饱私囊,贪污军饷,纯属无稽之谈!可叫他来说,他好似还很委屈,以他的话说,他这是替贺一龙遮丑呢!贪污,这罪名总比叛国好听!他是不是还得觉得,我得承他的人情,要不是看在我跟新军关系特殊的份上,他就实话实说了!到时候我这个皇后没脸,新军没脸!他杀了人,倒是为我着想了。我已经叫仇六经再去查证了,若是他们都中计了,这事尚有辩解的余地。若不是,我不会与他干休。”历史上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管。就事论事的摊开说,这事能那么干吗?

    林雨桐说着,眼圈就红了,“……贺一龙若是冤死,而我不管,那新军军心便得散!可我一味的单为新军出头,这又是另一种偏颇!”

    人皆有私,事难就难在一个‘私’上了。

    若是为新军出头,那些不属于新军的,那些跟袁崇焕更亲近的将领会怎么想呢?他们不会觉得亲近的那个人错了,他们只会将矛头对准那个不亲近的人。他们会想:看!皇后还是看重新军!

    哪怕贺一龙无罪,他们也不认!他们觉得这个结果是不公平的,是皇后干预之后的结果。

    就像是崇祯治罪袁崇焕,他袁崇焕真的毫无过失吗?死的冤枉吗?可结果,指责错杀的这个声音从来就没断过。

    林雨桐隐隐的感觉到了:“党争又冒头了!军中有了明显的派系了。”

    这是必然的!随着新军将领的遍地安插,军中自然有派系了。随着李自成和张献忠调回中枢,这种派系的争夺迟早会来。

    而这,不过才是一个开始而已。

    四爷拉了她坐下,“我明白你的意思呢,不能委屈了贺一龙!是非功过,得摆在明处叫人说!”

    “对!”林雨桐说的斩钉截铁,“不用他袁某人顾忌我的面子!”

    两人正说着呢,周宝又禀报,说是前面递了信儿,“熊廷弼来了,要面君。”

    四爷拉了桐桐,“一块去前面,都见见。”

    熊廷弼年岁不小了,这几年等闲不当差,跟荣养着差不多,除非朝廷有大事,否则等闲他都不出门。但是今儿他晚上进宫了。

    “坐吧!”四爷指了指椅子,叫对方坐了,这才跟桐桐分左右坐在榻上,跟熊廷弼三对面。

    熊廷弼叹气,“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