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65)一更(明月清风(165)王成和...)(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65)

    王成和四爷谈了大半宿, 一是说那边的现状,二是忧虑之后。

    台弯跟琼州不同,琼州岛和大明沿海陆地之间, 最近的地方也不过二十里而已。可台弯岛与陆地的距离, 最窄处得有两百里。

    “远,总是容易生变故。”王成就道, “臣以为, 有两者最为紧要。其一,驻兵。其二,纽带。而驻兵, 只单靠原有的兵源不行, 得混杂,得常换。张献忠将军此次招降了不少李旦旧部, 臣以为,这些人不可直接任用,得调回来,在军事学堂三年, 在兵部或是军机行走两到三年,如此, 才可放心用。”

    四爷懂了他的意思,他认为,调离对方,一则, 可以叫对方跟原有的势力拉开距离。二则,在中枢呆过了, 他们对朝廷就有归属感。在一个小地方称王称霸好,还是有朝一日站在朝堂上, 挥斥方遒的好?这得看他们怎么选。三则,叫他们了解朝廷,知道朝廷的决心和朝廷的能力。也叫朝廷看看这些人的能耐和本事,彼此了解了,事情反而好办了。

    王成提的这一点,四爷认可。也只有在四爷身边做过‘秘书’的人,想事才不会只想着他那一亩三分地。

    他是一地主官,路途又远,回来一趟很折腾,这就导致了,他在京城不能久留。真就是七天的时间,就又得赶路了。林雨桐给诊的脉,开了药,喝了七天,身上轻省了。又给配了一年的药丸,叫他带上,“明年这个时候,叫人给你送去!一定得按时服用。”

    王成抱着启明,一句句的应着。

    回来的时候除了南边的特产,什么也没带。走的时候吃的穿的用的,给带的足足的。大皇子抱着他的脖子,“……再回来我就能骑马马了,我跟伴伴赛马。我想伴伴了,就给伴伴写信,按手印的是我写的,不能认错了……”

    好!认不错咱们殿下的手印的。

    送走王成的那一天,细雨纷纷。

    春到底是来了!

    林雨桐看着天,扭脸看四爷:“我觉得今年……会是难得的风调雨顺。”

    嗯!今年难得的,没有大灾大难。

    林雨桐就笑,“就盼着顺顺利利的,过了这一年吧。”

    可结果呢?

    顺顺利利?想什么美事呢?朝廷这地方,哪有顺顺利利的。

    果不其然,三月的春耕才一结束,熊廷弼的折子就到了:他病了。

    病体沉重,已有月余,原想着养一养就好了,谁知道缠绵病榻,以至于上这份折子的时候,下床都有些困难了。所以,请朝廷速速考虑接替他的人选。

    折子上墨迹有些晕染了,熊廷弼说,他赶上了明君,却强不过命数。以为能替陛下戍守十年,将来好收复辽东,一平天下,可命数至此,不可违逆。感念皇恩,又惭愧的无以复加。说他写这份折子的时候,数次落泪不能自己。

    他在折子中,写了他暂时的安排。将军中事务交托给了袁崇焕暂理,又在折子中夸赞了此人,推举的意思十分明显。

    四爷的手摁在折子上,第一时间打发了太医院,叫他们亲自去诊病,若是不能移动,就在原地先调理。若是移动无妨碍,将人接回京城,好生调理。

    熊廷弼今年多大了?五十八了吧!

    在如今这个平均年龄来看,五十八,当真算是一老者了。

    四爷给回了折子,告诉他,不要劳心劳神了,什么都没他的身体重要。戍守边关这么多年,他于朝廷有大功。说他是受命于危难之间,为国之柱石云云。

    才把这个折子回复了,结果又有坏消息:汪可受去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