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63)二更(明月清风(163)皇子的...)(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63)

    皇子的先生不是那么好当的!

    站在大厅门口, 不敢去想太远的,只想想自明朝以来,那一位位帝师, 他的冷汗都从脊背流下来了。

    谷大娘轻声的催促, “先生,皇上和娘娘等着呢。”

    马羡儒一脸的一言难尽, 狠狠的瞧了谷大娘一眼。谷大娘白眼看他, 别不识抬举,不就是个给牲口瞧病的吗?现在让你教皇子,你还拿捏上了。

    没法了, 真得进去了。一进去纳头就拜。

    “起吧!”四爷一喊起, 启明就过去扶先生,“先生, 您慢点。”

    不想起的,有些话得跪着说的!但是这么拉扯着,他怕扯着大皇子,只得站起身来。

    林雨桐就笑, “先生坐吧。”

    不用!坐了一节课了。

    启明马上去拉凳子,发出刺啦啦的声音, 放在马羡儒的边上,“先生,坐吧。”说完还把他的小羊皮褥子递过去,“先生盖在腿上。”

    腿脚不好, 是个瘸子,天气不好的时候, 腿疼的更厉害。

    对这么对待了,不坐都不行!嗳!坐下的话有些话就不好说了。

    这般的抵触, 林雨桐有点没预料到。她先打发孩子,“跟你舅舅去转转,不是要看大象吗?去瞧去吧。”

    孩子转脸跑了,找进贡来的大象去玩去了。

    他一走,林雨桐才道:“我们此番前来,意思想必先生懂了。可我看先生的样子,是有顾虑吗?早前就说过,身在朱字营,不问过往……”

    马羡儒一脸的苦笑,“娘娘,朝中大儒云集,何以选草民教导大皇子。”

    林雨桐叹气,“因为——合适。

    合适?对!合适!

    突然感觉这两个字很没有道理。

    四爷就道:“你有什么顾虑,只管说,朕赦你无罪。”

    马羡儒半低着头,像是在权衡什么,好半晌才道:“……自大明建立迄今为止,出过多少帝师,皇上您可算过?”说完,不等四爷说话,他自己就道,“十五位,草民以为,有十五位。第一位帝师,臣以为当属刘伯温。虽无师徒之名,但以谋臣在太|祖身边,担的也是先生之责。”

    然则,刘伯温最后怎么着了呢?缠绵病榻没错,但胡惟庸看过之后,叫太医给开了药刘伯温服用了之后,病情更重了。他跟朱元璋提了此事,但朱元璋轻描淡写,刘伯温寒了心。不再看医问药,不几日,死了。这个曾经被夸一人可抵百万师的帝师,是这么没了的。

    “而后是教导了懿文太子的宋濂……”

    朱标死的早,但为了朱标的教育,宋濂屡次与朱元璋争执,关于太子该读什么书,什么是君道,什么是臣道,争执不下之事,杖刑都曾挨过。可惜,学生没登基就没了,他老年因子孙获罪而被牵连,死在流放的途中。

    “宋濂的学生方孝孺又做了建文帝的先生……”

    可方孝孺最后也极其惨烈,成祖朱棣起事,别的文武大臣都降了,只方孝孺不肯,最后获罪,全族皆被诛。

    “当时,姚广孝劝成祖,说杀不得方孝孺,若杀了此人,天下便没有真正的读书人了。”可还是被杀了,“而姚广孝,其实可算的上是三朝帝师……”

    此人倒是得了善终,可百姓中,依旧有人骂他是妖僧。得乎?失乎?

    “解缙号称天下第一才子,做过帝师,曾在建文帝时做过首辅阁臣……方孝孺不肯降,死了!他降了,最后被埋在大雪里,也冻死了……”

    林雨桐被这家伙说的,心里也跟着不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