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56)二更(明月清风(156)四爷一...)(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56)

    四爷一觉睡到下午, 秋雨下来了,打在帐篷上,动静不小, 这才醒了。

    满帐篷都是莲子羹的味道, 不用出去都知道,屏风那边的火堆上, 正架着砂锅, 里面咕嘟嘟的熬着莲子羹。

    披着衣裳出来,桐桐果然在那里扰动着羹汤。

    四爷左右看看,“孩子呢?”

    桐桐朝榻上一指, “玩了半晌, 睡下有会子工夫了。”说着话,就把火边靠着的烧饼取了递给四爷, “夹着香菇酱,尝尝。”

    蹲在火堆边,焦脆的烧饼一口气吃了三个,喝了一碗莲子羹, 心底的那口气好似一下子就顺了。干脆起身把衣裳穿好,“你看着孩子吧, 我去见见代善。”

    林雨桐起身给他整理衣裳,“这个联姻呀……其实很鸡肋。”

    可哪怕是鸡肋,如果大金坚持,这个姻还得联。大金接下来是内乱, 可咱们新册封了个汗王,也要有随时支援锡尔呼呐克的准备。

    林雨桐给取了大斗篷叫披上, “早去早回吧!也就这位大贝勒了,好好先生一个, 端是好脾气,枯坐了大半日的光景。”

    嗯!

    四爷带着人溜溜达达的就过去了,秋里的草原一下雨,格外的湿冷。一进待客的帐篷,代善就起身来。四爷摆手,“大贝勒坐!只管坐。”他一脸歉意,“这几日,歇不下。你来的时候,我才躺了睡了,>

    代善忙欠身,“陛下要歇息,臣等等就是了,这本也是应该的。”

    四爷笑着坐了上首,又叫人给代善上茶,这才道:“一起身,就听皇后念叨了一耳朵,大贝勒是来做媒的?”

    代善忙道:“做媒是不敢当!臣此来,特为修好。此次事端,实在是起的突然,其中的离奇曲折之处,至今臣都不甚清楚。但,父汗重伤在身,一再说,唯恐陛下您有误会之处,大金得先有修好诚意。因此,愿嫁一女去大明。皇上英明神武,皇后娘娘更是风姿卓然。贤伉俪夫妻情深,不敢送女给陛下,这是知道,再无一女子敢与皇后娘娘相提并论。蒲柳之姿,若能得配信王,臣等亦为荣幸。”

    嘿!代善还有此等之能!放下身段,又是自责,又是恭维,处处将人抬高,说的自然亲近,再加上那一点怯懦,那一点温和,那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小心翼翼,真的很容易就叫人感觉到他的奉承,他的巴结,他的讨好,还有这些之后那发自肺腑的真诚。

    把戏做成这样,人才呀!

    四爷就叹气,“其实呀,朕之前是想着,邀请哪位阿哥去大明,去书院学习观摩三年。这也是朕的诚意!在对自然灾害的预警上,大明确实是走在了前面……”

    这个当然!当然!

    “大明不预藏私,愿以技艺教天下人。”四爷带着几分怅然,“大汗身负重伤,朕心里也甚至记挂。本来,约了大汗去,其中的一项,就是想谈这个的。出事之后呢,朕本打算收起这个计划,毕竟现在提,像是从后金要质子,再叫人误会了,着实不该。可大贝勒带着大汗的诚意来了,朕也着实是感受到了。这个亲家必须做!那朕就不该见外,还是那个话,不管是哪位贝勒阿哥,或是朝中聪明俊秀的后起之辈,只要想去学,朕欢迎之至。当然了,也请大贝勒将话带到,就说千万不能误会,这不是索要质子……就是去学习,三年即归!朕实在是一片好心,希望这技艺能惠及天下生命。当然了,若是阿哥们觉得大明是龙潭虎穴……或是大金有别的预警之法,这话只当我没说。”

    话说的很客气,一再强调不是质子,可听话听音呀,这要不是在讨要质子才见鬼。

    这事大了,真不是代善能应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