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32)一更(明月清风(132)桐桐真...)(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32)

    桐桐真觉得冤枉的很!钱谦益这个人叫人记住的有什么呢?这家伙中过探花, 是东林领袖之一,在大明的时候当官当到礼部侍郎,后来大明亡了, 他又去南明朝廷, 做的是礼部尚书。后来,南明不是也完了吗?柳如是说咱殉国吧, 他说水太冷, 不能下。等到多铎打过去了,他开城门投降了。多铎拿下了城池,说剃发吧, 满城的恸哭之声, 只钱谦益突然说‘头皮痒了’,家里以为他篦发去了, 结果人家出去一趟,剃头留着辫子回家了。投降的很彻底之后,做了大清的礼部侍郎。反正官没咋降就是了!南明时期虽是尚书,但南明才多大点地方呀!

    大明的时候人家是侍郎, 大清的时候人家还是侍郎,少块肉了?

    后来……后来也不咋能看到这人的作品了!关键是乾隆那熊孩子, 突然抽风似得说,这家伙是二臣,失节,人品不行, 把他的书禁了吧!

    这么一个失节者,林雨桐不记得她读过此人的什么作品。

    非要说有什么是记住的, 那一定是他跟柳如是说,我就爱你乌黑头发白个肉!

    这话多好记的!

    四爷:“……”这话色|胚都记得住!

    被四爷给看的, 桐桐都有些讪讪的,“……此人现在还年轻吧,柳如是也还是个娃娃……他现在做着什么官呢?”

    翰林院编修,一直是!

    哦!这么个有名的人物,四爷没给打发回去抱孩子,实属不易!

    四爷翻白眼,“他家里要妻有妻,要妾有妾,欠朝廷的多着呢。”

    这样啊!那现在怎么着呀?用这个人吗?这个人真不咋样!

    “一个人一个用法嘛!”四爷就道,“是明亡了,他才成了二臣的。大明要是不亡,他那官不一样也能好好的当嘛!”

    说的跟女人嫁男人似得,不生个娃遇点事,都不知道这男人是人是鬼一样。

    四爷却不甚在意,“也不用在要紧的地方,就是文坛那点事!不找个官方领头的出来,外面还得折腾。那就不如启用此人!把他放到京报做个总裁官。”你这马上要生了,紧跟着孩子的事比什么都要紧,你哪有那么些精力在这上面费心思。有个人总揽着,你轻松了呀!

    桐桐想了想,就此人那个胆子,他也不敢跟咱拧着来!能随风就倒的,那脑子不是一般的活泛和机灵,找个听话的,确实比找个犟种好使!

    行吧!就这个钱谦益了,放在京报做个总裁官吧。

    说了这么一会子了,又尿频,不行,我得去后面。

    四爷:“……”行了!对于文艺复兴什么的,说了她也不会过脑子的。

    大过年的,京报并没有停。上面依旧有一些言辞激烈,抨击李贽的!

    像是男女平等之言,有人就强词夺理!说是若是男女平等,那男人四十无子可纳妾,是不是女人四十无子也得再找个男人呀!

    攻击的点多了,不只冲着一个点轰炸了,那就随它去吧!这种言论,有一拨人等着反击呢。

    当然了,也有人在京报上讥讽天青会,像是陈仁锡之流,言辞格外的辛辣!不知道是他们之间有私人恩怨呢?还是因为一些学术观点有争论,反正就说火炮全开,冲着陈仁锡就去的!说陈仁锡此人,是虎心鼠行。说此人一力推行的读书结社,彻底以失败告终。

    不仅他的行为失败了,而且他自己还丢了官职云云。

    人活脸树活皮,被人指着鼻子批评,什么感觉呢?关键是此人的文章是包裹在‘谏言朝廷’这个光鲜的外表之下的!就说这个陈仁锡之流,想以势迫朝廷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