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06)二更(明月清风(106)春雨潇...)(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06)

    春雨潇潇, 打在屋顶上,透着一股子阴冷。

    才说炕不用烧了,结果又不成了!饶是烧着火炕, 炭盆和火炉也得点起来。

    柳自华坐在画案前, 身边便是火炉。她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可还是觉得浑身发冷。

    自那日跪了宫门到现在已然有一月有余了, 宫里宣了旨意, 说是之后会有告示,可这么久了,依旧没有消息。

    但自那日之后, 她便锁了绣楼的门, 不再接客了。

    是的!她的绣楼在最深处,前而红灯绿酒, 已然跟自己无关。鸨母每日来说一些咸淡的话,但也不敢过分。不过是打发些银钱罢了!

    这里不同苏杭,在那里这个时节,该是春衫薄, 倚楼赏春景的时候。可京城,一场雨便冷了下来!

    这里没有绣榻, 只有火炕!这里没有细腰薄衫,裹上两层棉衣还觉得有些冷。这般的女子,便是生的美,好似也少了几分风情。

    在南边, 她是被人追捧的女子,不想见谁就能不见谁。

    在京城, 这里权贵如云,谁想见自己, 自己就必须得叫见。以前,自己还能幻想着,好歹自己自由!攒点家底,等将来年老色衰,在景色好的地方买个院子,带着下人悠游的过完一生。或是真遇一良人,愿意为自己赎身。那自己就愿意带着这些年的积蓄,跟他安稳的过日子。进京城之后,她突然发现,她其实真的什么也不是!这里没人将她看作一个人。良人?哪有什么良人?

    就在这个时候,她知道朝廷竟然有了乐院。女户、艺人、俸禄、房舍,谁欺辱她们,便等同于欺辱良家女子。

    因为,自此她们就是良家。

    她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跪宫门,等的便是一个结果。这一个多月来,鸨母的嘲讽讹诈,叫她依然是精疲力尽。之前伺候她的人,也都已经离开了。只有一个丑婆陪着她。

    一夜一夜的,她睡不着。她不知道这样的旨意到底还要等待多久。

    炭火快要熄灭了,屋里冷了下来。丑婆催促了,“姑娘,歇了吧。”

    好!歇吧!

    火炕是暖的,才把被子掀开,就听见前而骤然喧哗起来。惊叫声,哭泣声,各种的嘈杂之声,她一把抓住衣裳,迅速的把钱匣子塞到炕洞里,而后才揪紧衣服的领子,急急的往出走!

    所有人都被集中起来了。围了他们园子的是当兵的,看起来凶神恶煞,但随军有一女将,满场都是她的声音,“女子都过来,快点,不要等着人推搡你!”

    那些军爷满脸的不耐烦,手里拿着刀,但刀不出鞘。有个姑娘被裙摆绊倒了,眼看撞到刀上了,那军爷迅速的将刀撤开。看到这些,柳自华心里安稳了,站在女人堆里,不远不近。

    这些人没难为她们,就将她们安置在廊下。

    廊下能避雨!

    至于那些在里而寻欢作乐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在雨里站着呢。

    而这些军爷像是在找什么,鸨母急的跟这个攀话,人家不搭理她。跟那个攀话,那个也不搭理她!

    鸨母着急的,“军爷,各位军爷,您要找什么,奴家找给您……您这样……”

    结果人家没碰钱财,甚至还把散落的衣服都给拿出来,谁没穿衣服,谁的衣服穿的少了,赶紧来认领来,把衣服穿好。

    时不时的从衣服堆里掉出来的钱袋说明,没有人因为这个起贪念。

    鸨母更怕了,才要找这个女将问呢。结果就见从侧院里带出一群孩子来。

    有七八个五六岁的男孩,有十多个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