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83)一更(明月清风(83)王成把叶...)(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83)

    王成把叶向高往外送, 都送出游廊了,王成才把叶向高给喊住:“叶阁老。”

    嗯?叶向高站住脚,朝侧后方瞧了一眼, 见王成表情严肃, 他才转过身来,问说, “敢问, 有何指教?”

    王成站的笔直,没有内监的卑躬屈膝,开口就道:“阁老……今儿这话说的大为不妥当。”

    叶向高皱眉, 看向王成, 这是内宦又想插手政事了?

    王成嘴角撇了一下,就问说, “科尔沁将出贵女,还母仪天下!这话不管是谁传到您耳朵里的,您这么进宫,请求皇上纳进宫来, 敢问,您将皇后置于何地?母仪天下, 不是皇后便是太后,您是说皇后有大错得被废呢,还是说皇后天年不永?或者说,您认为皇后生不出嫡皇子来?再或者, 您觉得皇后德不配位,不能母仪天下!请问, 您到底是哪个意思?”

    没有!并不是此意!

    王成轻笑一声,“幸而, 您今儿把缘由只说给了皇后知道。若是一开始,您就说给皇上,阁老,您这一辈子的清名,可就没有了!皇后娘娘内平叛乱,外御强敌,南征过,北战过,在您阁老心里,若真有娘娘一席之地,又怎会说出这般言辞来?皇上和娘娘是说过,只要有利于朝廷的,都能说,言者无罪。是!说了什么,不算罪。可心里有什么,才是罪!只一个藐视皇后,您就罪不可赎!况且,您此番动作是否代表东林人士瞧不上泰州学派呢?你们这般对皇后,到底是独独对皇后不满呢?还是又想剑指泰州学派?”

    胡言乱语!牵强附会!老夫一心为朝廷,只有公心,不存私念。

    王成郑重的看他,“阁老,老奴信您不存私念,可别人呢?您乃阁臣,一举一动牵扯到朝堂动向,怎的突然之间失了谨慎了呢?老奴是皇上皇后身边的人,皇后有多辛苦,老奴看在眼里。阁老也有后辈,您的孙女像是皇后这么大的时候,在做什么呢?而皇后为了天下又在做什么呢?这样的一位皇后,您竟然说纳妃以母仪天下!亏的娘娘一句指责都没有,笑着把您给的这一壶给喝了!老奴今儿失了本分,冒犯了!老奴自会去领罚。但是,谁想扯着娘娘说一些有的没的,老奴把话放在这儿,我也不是吃素的!”

    说完,袖袍一甩,转身就走,把叶向高晾在了原地。

    叶向高怔愣在了当场,良久才转身离去。他自问,心里没有偏颇吗?有的!虽说不结党,但是同乡、学生的话,他多是少有思量就信了的。

    王成是指责他:而上无党,但是心里是有党的。

    更是隐晦的说:身为阁老,你的心放的不端正。

    平心而论,这些指责对吗?对!

    有这样的心态吗?有!

    他从内心而言,没有蔑视皇后。但是其他人是不是存了别的心思,便不好说了。母仪天下这个话传出来,他不是真信了这个话!他是觉得科尔沁是在待价而沽。皇后没有斥责自己,他觉得是皇后明白自己所思所想,并不是说,就真的觉得娶一蒙女就能母仪天下。

    王成的这番斥责,他没恼!他是觉得鼻子酸酸的,君臣之信,在皇上的疾言厉色里,在皇后的不曾斥责里。他们还是信他的!

    皇上信他一心为朝廷,皇后信他不存其他心思。

    是!林雨桐确实没往偏了想,但她想的是:“叫仇六经查一查,这流言是从哪里传来的?是不是有别有用心的人!”

    您指谁别有用心?

    “后金!”林雨桐就道,“用一科尔沁,离间咱们和林丹汗的关系,破坏咱们跟林丹汗结盟。查吧,京城里必有奸谍!”四爷心说,也就这种地方,她的脑子比别人转的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