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63)二更(明月清风(63)砍了一县...)(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63)

    砍了一县的县令, 怎么办呢?在上面派人下来之前,县里的差事总得有人管吧。

    走!先去县衙瞧瞧。

    百姓们跟着到了县衙门口。

    得了!林雨桐也不进去了,叫搬了椅子, 就直接坐到了县衙门口的台阶上。县丞、主簿、县学教谕、典吏、巡检、胥吏, 以及衙门的捕快差役,齐齐站了一大片。两边的百姓都站满了, 有些甚至骑到墙上, 上到树上,来瞧这个热闹。

    林雨桐把这些□□品的官员扫了一眼,就皱眉。县令这个德行, 县丞和主簿就难干净。

    她只问两人:“杂税的事情, 你们知情不知情?”

    两人对视一眼,其实都不大知道眼前这人是谁, 只知道她的亲卫手里拿着一面腰牌,是锦衣卫的。他们这种官,对锦衣卫怕的很。

    这县丞站出来一步,就辩解道:“回禀大人, 主官有令,下官焉敢不从?”

    林雨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倒是推了个干净。你一年多少俸禄?你身上的衣裳身上的挂饰价值几何?好处全拿了, 罪过全推了,倒是好能耐!”

    这人还没说话呢,人群后面突然喧哗了起来,“青天大老爷做主啊……青天大老爷做主啊……”

    林雨桐看不见人, 但立马听到周围看热闹的人嗡嗡的相互说话,“是瞎婶子……”

    是!人群让开, 过来的是个头发花白,枯瘦如柴的瞎眼婆子。然后这县丞就打起哆嗦。

    “近前来说话!”她叫陈开却接人。

    这被称为瞎婶子的妇人扑到在地上就喊到:“青天大老爷做主啊!我闺女死的惭呀……”

    原来是这家原本在县里开着最大的金银铺子, 也做着南北货的营生。两口子膝下只一个闺女,不想当家的男人得了疾病突然死了,县丞的兄弟就带人上门,说是男人欠下了高利贷,可偏的手上啥凭据都没有,非要拿铺子去抵账。她是抵死不从,这家人就搅和的她家男人葬不了。最后没法子,铺子被占了不说,连闺女也被这县丞讨去做了小妾,进门三个月被大妇折磨死了,死的时候眼珠子都被挖下来了。

    “都有哪些涉案的,你都点出来。”

    县丞、县丞的俩兄弟、县丞的老婆,县丞的儿子……

    林雨桐又问:“这位大婶可有诬告!这么些人,谁来说一句,此事是否为诬告!”

    好些人在人群里抹泪,却无人说是诬告!

    林雨桐看王百户,“有一个算一个,都拉来!”

    于是,都给拉来了!

    “砍了!”

    都瞎蒙了,做没做的,他们清楚。

    就在这县衙门口,嘁哩喀喳,又是五颗脑袋!

    这些脑袋一落地,山呼海啸一边的叫喊声,好些人是一边哭,一边喊好!

    林雨桐指了指县衙里的其他人,“谁要冤屈,只管来,咱们今儿就公审公审这些当官的,看看有几个是干净的。”

    主簿勒索商家,每户一年需得给主簿二到五两银子不等。

    抄家!杀!

    典吏侵占田地,瞧上一美貌妇人竟然指使人家男人坐牢,发去做苦役之后,男人被石头给砸死了,那妇人直接给跳了井,只剩下一个五岁,一个三岁的孩子,被乡人送到道观里,好歹救了俩孩子。

    杀!不仅典吏该杀,谁是帮凶,一起揪出来。

    结果师爷两三个,一块把脑袋都给搁这儿吧。

    剩下教谕、巡检还有胥吏,没人说。

    教谕那衣服穿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