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39)一更(明月清风(39)你们六部...)(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39)

    你们六部, 分别都从皇家的内库克扣了多少,咱得算算清楚。

    当然了,并不是说从万历初年开始, 就得清算。那不用!那个时候万历的老娘还在, 冯保这样的大伴还在,关键是, 还有张居正这位首辅在。是老这么翻腾,那能翻腾出什么呀?关键是, 很多当年的六部首脑, 都没了。当官当到一二品这个份上,年岁都不会小。这又过了这么多年, 便是活着的,也都在老家,能不能受得了颠簸,都难说呢?

    你非要给折腾来算旧账, 没戏!算不明白的。

    那账目从什么时期坏的?

    就是从叶向高做首辅的时候有一些明显的苗头的!但是,对叶向高不能太苛责。他是独相, 一个人担着那么多的事,国事基本都压在他身上。得叫小额的被贪了, 但是大家拿了好处,基本还是干活的。

    咱回头去算账不算是错, 但也得存着体谅之心,设身处地的去想想当时的具体境况。若是一味的苛责, 这天就没有对的人了。

    真正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从方从哲做首辅之后,那是一年比一年胆大,一年却比一年更懈政。

    咱清算就得从这个时候开始算。

    如今的内阁呢,不是只方从哲一人。朱常洛尊从万历的遗言,招了叶向高。可叶向高在老家,这一来一去,得费些时间。再加上这变故一场接着一场,叶向高估计挺有顾虑。召他的朱常洛没等到他呢,咯噔了!人家儿子咋想的他也不知道。那这必然得‘悲伤’的在路上病一病,不急着往京城中来。等皇位上换了朱由校了,啥旨意还没呢!叶向高更不敢继续往京城来了。几天前四爷重新打发人上路,接叶向高去了。估计他应该是距离京城不太远,要不了几天就到了。

    朱常洛当时呢,也确实提到了补官场缺额。要补缺,内阁首先得补起来。

    除了召了叶向高,他还补充了史继偕、沈氵隹、何宗詹、刘一燝、韩燝,朱国祚。

    这些人从哪提拔来的,不都从六部吗?朱国祚是应天的礼部给简拔来的。所以,这些年,他们也一样是知情人。

    但是呢,就算是如此,就能这么不讲情面,言语犀利的说算账吗?

    桐桐行,但是四爷不行。为啥呢?因为大臣里也有玻璃心呀!就像是史继偕,此人曾经一个人统领过三部的衙门,没法子,缺人嘛!这肯定管不过来,若是只追究责任,这人也冤枉。说起来,此人为官清廉、公正,敢于直言,曾经带着人为了请万历皇帝早朝,跪到僵硬被抬出宫。这是个好官吗?是!现在这朝堂一片污浊里,要不是这些人还撑着,朝堂早坍塌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有一颗玻璃心。前几年一次科举,点了个状元,这状元是三个考官一起挑出来的,放在前三甲里!但点状元,那是皇帝的事。万历皇帝就点了这个人做状元!结果呢?结果一公布,坏了!人人都开始攻击史继偕。因为他是晋江人,这个状元恰巧也是晋江人。可巧了,状元的试卷上有三处刮痕,不太完美。就是那种修改痕迹,用小刀刮一层,然后改过来。这是瑕疵,没问题。但是呢,点此人做状元,做主的又不是他。结果一出来,人人都说他偏私。

    其实当官的提携同乡,常见的很。人家要说,就叫他们说呗,说一段时间自然就不说了。可此人受不了这话,直接辞官要走。万历没准,就是方从哲觉得人家委屈,跑去万历皇帝跟前认错了,他是主考,把这种有瑕疵的卷子呈上去是他的错。万历也表示理解,认为那点瑕疵完全是瑕不掩瑜。

    事情到了这不就可以了吗?

    不!人家不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