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35)加更(明月清风(35)杨涟心里...)(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35)杨涟心里说不清楚什么滋味, 在回去的路上沉默的很。

    左光斗就道:“杨兄,这事——简王说对的。”

    何以见得?

    左光斗就问说,“杨兄糊涂, 怎忘了英宗、代宗之事了?”

    英宗是朱祁镇, 代宗是朱祁钰。

    朱祁镇打仗被俘,朝臣们拥立了弟弟朱祁钰。结果朱祁镇回来之后, 一脚叫弟弟踹下去, 自己又上位了。

    所以,英宗、代宗两任帝王,却有三个年号。

    英宗第一次上位的那十四年, 年号正统。后来换了弟弟代宗, 做了八年皇帝,年号景泰。等到了代宗被踹下去, 英宗又上位了,这个时候的年号改为天顺了。

    往前扒拉一百来年,祖上就出过这种哥俩你上我下,我下你又上的事, 谁不忌讳!

    真弄个太上皇,别说即位之君心里犯膈应, 就是朝臣未必就没有两边下注的。祖上有例子呢,难保没有人想着扶持当哥哥的再把做弟弟的给撵下去。

    所以,左光斗就说,“杨兄, 只一个不杀,就已是简王之仁了。更难能可贵的是, 事情起的突然,简王绝对没有准备。可就那么一会子工夫, 咱们没想到的,他想到了!且想出个能说服人的安置办法,这般急智,杨兄见过几人?”

    杨涟便不说话了。

    左光斗拱手,告辞了!他心里另有所悟。那就是朋党之举,不是长久不策。简王此刻已经点出来了,他说,不给你们分党分派,这意思还不明显吗?他是在说,你们最好也不要有党有派。只要实心任事,他就看在眼里。毕竟,当官为的是做事,而不是为了斗而为官的。

    做事啊,谁一脚踏入官场不是想着有所建树呢?

    这位瞧着已然是有明君之相的君王,但愿还能挽救大厦将倾的大明。

    他回去立马就睡了,叮嘱好家里人,“四更!四更一定得叫我起。”

    这般郑重,他妻子哪里敢大意。一晚上都不曾睡,点着油灯做针线,不时的看一眼沙漏。不到四更就悄悄起来煮两个鸡子拿来,垫吧点好当差去。

    这么一点动静,把左光斗给惊醒了,他蹭的一下坐起来,“几时了?”

    “马上四更了!”

    那我起了!起来洗漱穿衣,塞了俩鸡蛋,漱口又抿了几口水,整理好官服匆忙出门了。

    他是第一个赶在宫门开启之后进宫的大臣,其他等着的都是要进宫当差的宦官。混在其中进宫,冻的直哆嗦,天是真冷了。

    这个点,见人了吗?不是说见吗?

    试着过去看看!

    才到门口,那个叫王成的就出来了,“您里面请……”

    真起了!

    嗯!真起了。还能听到后面一声声的清啸声,是王妃在习武吧!

    进去之后,少年人一身短葛,笑道:“先坐吧!我擦把汗就来。”完了又说周宝,“给上一碗豆浆,大冷天的,喝点热乎的。”

    一会子洗了一把脸的少年又来了,他带着浅淡的笑意,“王妃习武,我跟着练一练,不如王妃天赋好,不过是这两年跟着早起却习惯了。”

    学文习武,好恒心!

    左光斗正想着早起来要说点什么呢,却不想少年根本没给他先说话的机会,坐过来就直接道:“左公你擅农事,在水利上尤其擅长。之前看到过你的奏疏,言称北方农业弊端盖因水利不健全之故,也提过北方水稻种植之事……北方水稻种植,可行!但而今暂时顾不上。今天叫了钦天监的人来,问问天事!最近几年,天气反常,跟宋朝末年气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