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33)二合一(明月清风(33)大殿里寂...)(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33)

    大殿里寂静无声, 静!静!特别的安静。林雨桐悄悄的从里面出去了,王成等在外面。她将‘如朕亲临’的玉牌交给王成,“秘调锦衣卫戍守皇城。另, 叫刘侨着人, 密切关注城防营的动向,密切关注城外三大营的动向, 不得有误。”

    王成一哆嗦, 接了牌子塞到袖子里,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林雨桐进去之后,三方还都僵着。

    朱由校没反应过来;大臣们许是反应过来了, 许是不想认这个结果, 反正没人动;那能怎么办?只能四爷先动。

    虽然计划被打乱了,可打乱了就打乱吧, 只能临时更改计划。

    怎么办呢?

    四爷只能先处理眼下这件事,他站在上面,在大臣中一扫,视线就落在一人身上, “王纪。”

    王纪一愣,出列!眼下这种状况, 他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是恰当的。

    这边四爷还没说话呢,魏朝就呵斥道:“大胆!见陛下不跪,谁给你的胆子?!”

    四爷皱眉,抬手卸了御阶边上一内卫的佩刀, 蹭的一下拔出刀了,对着魏朝就斜劈了过去, 这显然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魏朝瞪大了眼睛,只见那寒光近了, 紧跟着脖子一疼,他看见一道子血飚了出去,他抬起手想捂住脖子,可整个人直直的倒在地上。

    喘息抽搐那就那么几下,而后双腿一蹬,死了。

    那血流出来,湿了那么一大片,猩红些的,血腥味瞬间蔓延开了。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蒙了。尤其是朱由校和张皇后,显然是被吓着了。朱由校更是瘫坐在地上,不敢言语。张皇后站在原地,闭上眼睛不敢多看。

    四爷看王安,“带兄长和皇嫂下去歇着,请太医给看诊,开几剂安神药缓缓。”

    王安看着还那滴血的刀,再不敢多言。

    魏朝被杀,一点也不冤枉。内侍在大朝之上,对着一品大员大呼小叫,皇上能容你,那是因为跟你亲近。可简王跟你有那么亲近吗?你知道简王是什么样的人吗?敢这么呼喊,死了活该!以为转脸投靠过去,简王就能容你?本来你不做声,还能多活几日。如今可好了,用你的脑袋既能收拢人心,又能威慑众人。他何乐而不为?

    四爷看了手里的刀一眼,再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魏朝,有点遗憾。这要是桐桐出手,一家伙削了这家伙的脑袋,让这脑袋满大殿的咕噜噜滚几圈,如此,效果才更好。

    到底是手上没那份力道,效果没预想的好!

    算了!就这么着吧!

    他看了陈距一眼,陈距抬手,有几个太监麻溜的过去,托着魏朝的尸体从上面下来,从大臣中间穿过去,一直到出了大殿。

    四爷这才看被点名的王纪,此人是刑部尚书。

    “此一案,究竟如何,交由刑部审理裁夺。”说着,就问王纪,“此案所牵扯人犯,悉数转交刑部,每日一报进度,不得推诿迁延。案情所牵涉人员,不论是谁,尔等都有权提审、羁押。王堂部,可还有别的要求?”

    王纪能怎么说呢?“此乃臣等本分。”

    四爷看陈距,“将人压下去,悉数送往刑部。”

    陈距看向还跪在上面的魏忠贤和客氏,“此二人……”

    “押下去,兄长那里,我去解释。”九龙玉璧之上,谁想上来就上来?只僭越这一条罪,诛九族都不冤!

    陈距带着人,将乱糟糟的金銮殿里的闲杂人等都带出去了。

    四爷从上面走下来,手朝去而复返的王成招了招,“三品以上留下,以下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